都市小說 洪荒之聖道煌煌 ptt-第七百五十四章 神斧現,文命笑,重華呆,女娃懵!閲讀


洪荒之聖道煌煌
小說推薦洪荒之聖道煌煌洪荒之圣道煌煌
“只有战死的龙,没有投降的龙!”
应龙咆哮万古岁月,血拼着巫支祁,她杀到了疯,杀到了狂。
她彻底的发怒,那种威能是可怕的,竟有让乾坤破碎、溟涬茫昧之气象,让日月消隐,使万物终结。
应龙横击天地,沉坠了无量山河。
她奋死征战,却是越战越勇,惊悚人世间,那份血勇轰击在苍生的心田中,让他们的心都随之共舞,加持成为一份战力!
“嗯?冥顽不灵!”巫支祁妖帅嘴上嗤笑着,心中却是郑重了几分,不敢有丝毫的大意与轻敌。
因为他发现——这个小年轻不太好收拾啊?
这也是理所当然的……毕竟有道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何况应龙乎?
她追随着人道的代表,行走在这个时代,那靠山再硬实不过了。
又有接班龙祖,杀伐磨砺,这赋予她无边的潜能,在不断的锤炼中发光发彩!
当无限接近死亡,她便领悟了生存的真谛,一双龙睛中迸射璀璨的光辉,在废墟中复苏,在绝境中把握大生的希望!
大衍五十,其用四九,有遁去之一……这一刻,应龙似乎就得了这个“一”!
她的心灵跃升着,冥冥中在跨越着天堑般的鸿沟,那是无数次远征转战沉淀的智慧,于此时此刻迸发,要打开全新的世界。
于是,在本来不敌败亡的情况下,她硬是拖延住了,没有速败,熬到了转机曙光的到来!
“杀!”
冲击万古的杀气盈野而来,夏后氏的军旗自天际横扫,一尊人王身绽无量光辉,照耀了整条淮水!
“驱逐天庭,振我人族!”
人王的呐喊呼喝声,回荡在千秋岁月中。
文命到了!
他亲身而来,带着一支精锐,由“地头蛇”带路。
——那是涂山氏,为东夷中的一大强族,掌握着不小的兵力。
如今,这一大氏族,对鸟师反戈一击了!
顶着重华的威压,与夏后氏站到了一起!
掩护、策应,让文命得以进入到鸟师的腹心之地,直扑淮水之关!
当然,这背后也很难说,是否有重华的刻意放纵、钓鱼执法,等待着反对者都跳出来,然后一网打尽!
但无论怎样,文命来了!
涂山氏为他造势,草丛边上,女娃斜眼看着,一只张牙舞爪的九尾白狐,正扯着嗓子高喊着人话——
“人族兴!文命王!”
“人族兴!文命王!”
嗯。
东夷的狐狸说人话,这很合理。
更合理的,这九尾白狐,还是涂山氏的图腾……这一点毛病都没有!
唔……或许有人是有意见看法的。
不过在今天之后,可能这些“勇士”,都会选择性的失明、失聪,乃至于是失忆。
因为文命有备而来!
他准备了一个天大的宝贝!
但作为眼下主要敌人的巫支祁却不知晓……或者说,他知道什么,却知道错了。
杀气腾腾而来的,不是诛仙剑阵,而是……
开天神斧!
所以,他此刻虽然紧张,但还能笑得出来。
“来了!来了!”
“又来一个送死的了!”
巫支祁法力一震,击退了应龙,双手大张,振声高呼,“夏后氏啊!你竟然还敢深入吾天庭之疆土?”
我讓世界變異了 小說
“既然如此,我便予你等永恒长眠!”
“天河神阵,起!”
他发动了杀手锏!
于是,这一刻,天地间变得肃杀了。
无量量的杀气、煞气,自淮水中激荡,横跨无尽时空天地,与天河共鸣!
有那么一刹那,淮水不复淮水,竟是与天河不分彼此了!
淮水之河,河神巫支祁……天河也是河嘛!
这样的力量为之所掌,更有千千万万的妖族精锐入阵,供其驱使,天、地、人三才具备,化作了至强军阵、杀阵!
这是天庭的主场!
妖异的血光,遍布了这片山河,此地无数的妖兵妖将,它们的力量完美的统合在一起,聚散如意,加持在巫支祁的身上,恍惚间似乎令他的气息抵达了某种极限,神威无量!
固然,这位妖帅是作为帝俊的筹码,被摆在明面上请君入瓮……可从来不意味着他的弱小!
相反,他还很强!
尤其是此刻,还是主场作战!
他将牵制乃至于是压制所有的敌人,为重华、为屠巫剑的绝杀,创造出最完美的契机!
应龙悲吼,龙师在这一刻喋血,无数将士战死。
文命长啸,即使统帅精锐杀来,依旧显得艰难。
巫支祁初登妖帅不假,但是在今日,他彻底的发光发彩。
“绝望罢!”
“放弃罢!”
巫支祁放声大笑,“又或者,你们给我什么惊喜?”
“是诛仙剑阵吗?”
“可惜啊!”
“没有天时,不得地利,纵然是这一桩杀阵在手,又有何用?”
“无用的!”
冰火魔厨
“等待你们的,唯有灭亡的命运!”
在血雨中,是妖帅的狂言。
人族的命运之火,此刻摇曳着,仿佛随时都可能被扑灭。
直到某一个瞬间!
“咔嚓!”
天地撕裂,又有一支援兵抵达。
那是九黎氏!
他们也有带路的,一支精锐潜伏接近,到此地才暴起发难,悍然攻打淮水关,试图里应外合,接引龙师残部的突围。
“好啊!”
巫支祁法相通天,金目雪牙,露出森寒笑容,“欢兜!还有三苗……你们也敢作乱?!”
“重华待你们可谓不薄!”
“道不同,不相为谋罢了。”九黎氏的精锐大军中,欢兜低沉的回应,“手底下见真章好了。”
话音落下,九黎氏的攻势变得凶暴无比。
他们是从最残酷的绞肉机战场上杀出来的!
在死生的边缘徘徊,一个个都近乎修成了不朽金身,万劫难灭,此刻悍然杀入了淮水,要搅乱天庭的战线,为其他的友军创造战机。
“好!好!好!”
巫支祁冷笑,“那就看我今日,如何将你们杀得一干二净!”
他抡起了一根铁棒,用力挥舞,像是要粉碎天地间的一切!
炎炎之消防隊
……
“一切,果然如我所料。”
巫支祁在明,重华在暗。
相比着浴血搏杀的妖帅,皇者显然从容得多,有着闲心惬意,将一个个名字写上清单。
“钓出来了很多鱼儿。”
“涂山氏,三苗氏……”
“这些家伙,一个个都是头生反骨啊!”
“可惜,他们不明白……面对的对手究竟有多么可怕。”
“跳出来的结果,就是死!”
“天庭有路,你们不肯走……那我就只好让你们去轮回了。”
“此战之后,我当彻底清洗掉这些叛逆存在过的痕迹……”
他于轻描淡写间做下了决定。
杀戮。
放逐。
等等等等。
曾经不好下手。
但今天,有人主动把证据摆出来了,将刀柄递给了他。
那还需要客气什么呢?
自然是拔除掉一切会影响到他大业的隐患!
“好了。”
“巫支祁用来钓鱼的任务完成……也该是我出场,赐予他们终结的一击了。”
重华抬手虚握,屠巫剑便到了他的手上。
悠悠轻弹,剑音嗡鸣,若有似无的奏响了悲歌。
皇者的身形淡去,出入有无,亮剑只在刹那间!
……
巫支祁已经占据了战场的主动。
神醫嫁到
他是妖帅,注定了此地明面上他道行境界的最强……哪怕是应龙、蚩尤,都要逊色他三分呢。
此地又还是天庭的主场,漫漫岁月来的布置,无数的禁制阵法存在着。
更有兵员的精锐和充沛……纵然龙师、夏后氏、九黎氏三方加在一起,也不如天庭安置在这里的重兵数量。
一手的王牌,就问能怎么输?
巫支祁占据上风,那是再正常不过了。
只是,上风归上风,想要速胜也不现实……毕竟,诸强为龙师而来,而龙师只要突围,便是胜利!
根本不需要死掐。
只要找准了机会,突破围剿,而后扬长而去……天庭的脸面就无光了!
妖帅自然也懂得这个道理……所以更注重发挥着自身的长处,有意识针对处理敌对的重量级人物,放弃蝇头小利,只取最重要的目标!
拉扯、压制,他看上了应龙,看上了蚩尤,看上了文命,连下重手,将他们陷于此地,为重华的出手创造战机!
一根擎天铁棒,搅动了浩瀚山河无量元气,无限沉重,像是连岁月长河都足以粉碎,让过去不再延续,让未来不再到来。
这只神猴杀到了狂热,在酣战中尽显神威,在他不惜代价之下,终是打出了最完美的节奏。
“破……破……破!”
惊世三连击,猴三棒之下,天地崩碎,时空坍塌……文命倒退,应龙沉坠,蚩尤更是空门大开,露出了足以致命的破绽!
“死罢!”
巫支祁血红着凶眸,乘胜追击,仿佛已经看到了行将到来的胜利景象。
在弥天极地的狂暴棍风之下,有一缕晦暗的剑光平实无奇的划过。
那是妖帅才明白的情况,是天皇在杀伐!
然而,也正是在这一刻!
“嗡!”
天地皆颤!
有神风从冥冥中来,上一个瞬间,还是绵软柔弱如春风,只是不经意间扫过。
下一个刹那,就是无远弗届、盈满九野的狂风!暴风!
它掠过万古的山河,如同是岁月一般飘渺又势不可当,转动了宇宙的无常,搬动了万物的轨迹。
在这样的神风面前,巫支祁变色了。
他的铁棒固然有无限沉重,能砸碎砸毁种种事物,可面对这样无形无质,仿佛遍存于天地每一处的对手,又能如何呢?
连整个洪荒天地都一起打爆?
若有这本领,他还做什么妖帅啊!
妖皇的席位,都得请他入座!
第一时间,巫支祁便有感。
——一个可怕强大的对手来了!
这个对手,在修行的路上,比他走得更远!
‘会是谁?’
他心中有困惑。
“是谁?!”
他也是这么质问的。
“是我,九黎……风伯!”
随着风的轻语,有一道身影横击而来,动于九天之上,那种速度骇人,竟是直接越过了铁棒的拦阻,瞬息间杀到了巫支祁的面前!
“哧!”
狂暴的风汇聚成了一束,如同有形的刀刃,抬手间便洞穿了巫支祁的身躯,破开了巨大的血窟窿。
“哗啦!”
神血染红了一片山河,让淮水尽赤!
而在巫支祁狂怒扫去的刹那,那道身影又幻灭了,时机的把握妙到毫巅,尽显其战斗意识的强大!
“这种力量,这种气息,这种道痕……”
巫支祁怒吼,语气间带着几分不可置信,“风伯……不!你是飞廉!”
这样的咆哮,无疑是一颗重磅炸弹,轰爆在无数人的心头。
风伯?
飞廉?
九黎氏一员神将?
竟然跟天庭已故的一尊妖帅牵扯到了一起?!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如此惊变,甚至让已经悄然递出毁灭剑光的重华再度隐去了身影。
“妖帅飞廉,早就已经死了……”风伯幻灭十方,无处不在,尽显超然。
毫无疑问,作为一个没有被魔劫拖累的存在,他是强大的!
完美的强大!
超越版本的基础,让他有无限的从容,“现在还活着的,是风伯飞廉……”
“年轻猴,你要能理解……”
“如果不是后土娘娘有意给我这个机会,放我归来,我又如何能在今天站到你面前呢?”
风伯悠悠长叹。
“你背叛了天庭!罪不可赦!”
巫支祁冷冷道。
“还有……你可知,你如此叛变,曾经在天庭多少功绩,都化作了虚无!”
“上一条注定沉没的船,只为苟活……同为妖帅,我羞与你为伍!”
“哈哈!”风伯却是笑了,“结局未定,鹿死谁手尚未可知,重新下注又何妨?就如眼下,龙师若能挣脱枷锁,最后胜负,还有的算呢!”
“正是!”蚩尤在高天中长啸,“事在人为,哪有什么注定?!”
“巫支祁,这一局是我们赢了!”
“女娲娘娘谋算千秋,落子纪元,早已存下了应变各种危险的底牌……你真以为,我们此行,是没有准备的么!”
“一切种种,都在我们预料之中!”
蚩尤大喝。
“说的好。”
一声轻笑跟着响起了,“那……这样呢?在你们预料中吗?”
“哧!”
“噗!”
利刃穿心的声音。
吐血的声音。
它们并在了一起。
蚩尤艰难的低头,看到了一柄灿烂无比的利刃。
重华现身了。
同一时刻,女娃变色。
“等等……这柄剑?!”
她懵了。
“怎么可能?”
然而,再怎样的不可置信,现实都不会发生改变。
屠巫剑这样的凶器,打乱了太多的计划。
有这柄剑的加持,想要杀重华……怎么可能呢?
女娃的脸色愁苦。
——这绝对是一个意外!
然而……
意外,可不止这么点!
“当然!”
“一切尽在掌控中!”
对于重华的好奇询问,有人大发慈悲的回答。
“女娲娘娘,文成武德,千秋万代,一统洪荒!”
“你这般技俩,怎能跳出她老人家的掌控?”
话音落下,文命手中有一团光跃出。
那是开辟洪荒、创造诸世的光!
一柄精致小巧的斧头转动,在这光中欢呼雀跃,像是为自己的现世而喝彩!
“重华!”
“你是不是好奇过,我要给你准备的大宝贝是什么?”
“现在,你就看到了!”
文命微笑着,这一刻他平凡的身躯,似乎拥有了无限的伟力。
他高高举起了斧头,锁定了重华的所在,用力斩下!
此时此刻。
太多太多的反转上演。
开天神斧出。
文命笑。
重华呆。
女娃懵。
三位钓鱼客。
他们共同导演了一场最滑稽的悲喜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