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大明莽夫 線上看-第495章難受的陳洪讀書


大明莽夫
小說推薦大明莽夫大明莽夫
第495章
神醫毒妃:腹黑王爺寵狂妻 小說
张昊听到了嘉靖这么说,非常上火,嘉靖现在还不知道这个船工坊有多重要,不过,张昊也不着急,到时候他就知道了,这个可是能够挖掉那些藩王和大臣的根的,另外也能够对付那些倭寇,还有开疆扩土,但是张昊现在还是需要做好才是,做好了那个船工坊,其他的事情,张昊可不担心了。
“蛮子啊,你说的这个船工坊真的有这么重要?”嘉靖盯着张昊继续问了起来,这样的问题,嘉靖都已经问了好几遍了,现在还是有点不放心,总是感觉这件事怎么这么不靠谱啊。
“不相信就算了,我都和你说了,两年后你看看就指点,皇上,小事情的话,你就忍两年了,大事情的话,实在忍不了,你就喊我回来,不过,实在是没有事情的话,就不要找我了,找我就要耽误时间!”张昊对着嘉靖开口说道,
嘉靖则是狐疑的看着张昊,他担心这小子就是想要偷懒,压根就不想办事情,这个只是一个借口而已。
“皇上,你不相信我,从你的眼神当中,我就发现了,你不相信我!”张昊马上盯着嘉靖问了起来。
“你说呢?兔崽子,你想躲的远远的,你以为朕不知道,现在那些藩王都这么欺负你了,你还忍!”嘉靖对着张昊骂了起来。
“皇上,我是不是忍好不好?皇上,给你看这个,不许说啊,看完了,我要安排他担任锦衣卫的百户,我要收集那些藩王的人1”张昊对着嘉靖说着,同时还拿出一本本子出来,递给了嘉靖,嘉靖接了过来,不懂的看着嘉靖。
“就看,不许说话!”张昊继续提醒着嘉靖说道,嘉靖则是翻看了起来,很吃惊,居然记录着东宫那些藩王的人,还有他们什么时候说过什么话。
“此人?”嘉靖看完了,盯着张昊看了起来。
“此人现在是我们锦衣卫的人,现在就是在那边收集情报,另外,现在还在那边!”张昊对着嘉靖说道。
“嗯,很,审什么案子啊,真是!”嘉靖此刻冷笑了一声说道,张昊知道,嘉靖说的是陈洪,这么多重要的人物没有审问出来,而张昊可以说是全部掌握了那些人的消息,随时可以抓捕和审问他们。
“皇上,我现在可没有空啊,本子还我,让他们继续折腾去,反正他们也折腾不出一个花来!”张昊伸手要回了自己的本子,对着嘉靖说道。
“嗯,张昊啊,此事,你自己看着办,但是,嗯,算了,这个是针对大臣的事情!”嘉靖本来想要提醒张昊,可不许在东宫那边抓人,
张昊作为锦衣卫指挥使,可是没有这个权力的,但是想到了,东宫的那些大臣,也是朝堂大臣,也归张昊监督。
“放心皇上,我知道怎么办,我就是管理那些大臣,其他的事情,我可没有兴趣,皇上,如果没有问题,我就安排他担任百户了!”张昊看着嘉靖继续问了起来,嘉靖点了点头,表示没有问题。
“诶,你个兔崽子,没事要记得回来!朕一个人在皇宫这边,有的时候,也很对付那些人,有你在朕的身边,朕心里感觉好多了!”嘉靖对着张昊说道,
张昊笑着点了点头说道:“下次我回来,就是我家小妾要生的时候,估计也不用多久,现在我可是需要把心思放在工坊那边!”
“嗯,去吧,吃饱了就过去!”嘉靖点了点头说道,而张昊也是点头,坐在那里吃着,
驚心異聞錄
过了一会,陈洪过来了,对着嘉靖拱手说道:“皇上,那些人还是嘴硬,什么都不说!”
嘉靖听到了,就是盯着他看着,看的陈洪发毛。
醫 雨久花
“皇上放心,奴婢肯定办好这件事,请皇上放心!”陈洪再次跪下说道。
嘉靖点了点头,没做声,陈洪马上就出去了,没一会,张昊也是出了皇宫,直接带着人前往唐山那边,而此刻,李春芳他们也是跟着张昊一起骑马过去。
“家里没什么事情吧?”张昊看着李春芳他们问了起来。
“回大人,没什么事情,现在那些大臣也知道我们是跟着大人你干活的,可不敢欺负我们!再说了,锦衣卫的那些兄弟也知道我们,所以也不会轻易让人欺负我们!”李春芳对着张昊说道。
“嗯,到了那边,继续盯着他们干活,这件事可是非常重要的!”张昊点了点头说道,
接下了的几天,陈洪可是下了狠手啊,对着那些文臣就是严刑拷打,逼着他们说话,但是那些大臣就是不说,气的陈洪不行,他很想杀了那些大臣,但是不敢,自己可没有张昊这样的本事,有皇上保护着,如果打死了他们,到时候自己也麻烦了,所以陈洪虽然生气,但是还拿那些大臣没有办法。
“厂公,现在该如何是好?”一个太监到了陈洪身边,看着陈洪问了起来,今天已经是最后一天了,他们没有审问出实质性的东西出来,也到了嘉靖说的最后的时间,如果还审问不出来,就需要放人了。
“哼,没用的东西,连人都审问不出来,本厂公对你们是不是太仁慈了,让锦衣卫那边看了笑话?”陈洪坐在那里,盯着自己的那个部下说道。
“陈洪,你赶紧放人,皇上那边就是让你审讯五天,现在五天已经到时间了,还不放人?”应大猷对着陈洪的大声的喊着,
坐在牢房里面的那些大臣听到了,则是看着陈洪冷笑,他们可是想好了,出去以后,那是一定要弹劾陈洪的,可不能让陈洪如此嚣张下去,他们动不了张昊,还动不了你陈洪吗?
你陈洪一个太监,一个残缺之人,居然敢对那些大臣们如此下手,那些大臣可不会放过他的。
九項全能
“我说应大人,我在你们刑部审讯,发现那些人就是闭口不言,是不是你们刑部之人,给他通风报信了?”陈洪端着茶杯看着应大猷说道。
“你说什么?陈洪,你居然敢血口喷人!”应大猷一听,马上对着陈洪大骂了起来。
“我血口喷人,如果不是在你们刑部,他们早就说了,之前在我们东厂那边的牢房,他们可是什么都说了的,到了现在,他们居然不说了?你敢说你没有问题?”陈洪盯着应大猷喊道,
他可不怕应大猷,也不怕得罪他,反正他都已经弹劾自己了,自己可是知道的,现在自己需要找一个背锅的,要不然,皇上可是会盯着自己骂的,说自己没有办好皇上交待的事情,自己一个人可是担不起的,还不如找应大猷一起过来承担为好。
“陈洪,你给老夫等着,老夫要继续参你,不但老夫要参你,就是整个刑部的大臣,都要参你,你居然敢如此侮辱我们,你给老夫等着就是了!”应大猷也不想去和陈洪争辩,没意义,现在还是需要让陈洪放人才是。
“哼,走!”陈洪也是非常不开心,没办法啊,没审问出什么有价值的东西来,把那些大臣还折腾的够呛。
“来人啊,打开牢房,扶着他们出去!”应大猷也是马上喊道,本来朝堂的文臣就看不起东厂的人,他们可是太监,
锦衣卫他们可不敢看不起,就是害怕,敬畏,然后演变成不屑,不是真正的不屑,是因为不服气,还干不掉锦衣卫,
没办法,人的自尊心让他们对锦衣卫不屑了,但是锦衣卫要是找到他们头上去了,他们可不敢这样,还没人敢这样和张昊说话,除非是想要死,之前的陆炳,也没有人敢这样和他说话,那些文臣背地里面都是巴结陆炳的。
很快,那些文臣就被放出来了,他们出来了,可是要报仇的,刚刚到家,那些大夫就过来给他们诊治了,有的人非常不服气,还在躺着呢,就开始口述,要自己的儿子或者朋友,给自己写弹劾奏章,自己非要弹劾陈洪不可,这样羞辱他们这帮大臣,
哆啦A夢
第二天,大量的弹劾奏章到了嘉靖的案头上,嘉靖看着那些弹劾奏章,喊来了陈洪,开口问道:“这些弹劾奏章,如何处理?”
“皇上,他们就是和刑部勾结了,知道他们不说也不会有事情,所以他们才什么都没有说!”陈洪感觉很害怕,
现在这么多大臣弹劾,如果嘉靖要收拾自己的话,那自己就麻烦了,但是陈洪知道嘉靖的心里,自己可是他身边的人,哪怕是要收拾自己,也不会是因为那些大臣的弹劾,而是自己真的让嘉靖失望了,而且要收拾也不是现在收拾,而是等风头过了,嘉靖才会收拾自己,所以陈洪现在需要洗脱罪名。
“朕之前让你在东厂审问了两天,你也没有审问出什么来。还让两个重要的人死了,你就这样办事,东厂已经堕落到了这个地步吗?”嘉靖坐在那里,盯着陈洪质问了起来。
“皇上恕罪,奴婢该死,没能办好这件事,请皇上责罚!”陈洪跪在那里磕头说道,嘉靖就是坐在那里考虑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