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言情小說 《玄渾道章》-第兩百七十五章 傾勢收異器分享


玄渾道章
小說推薦玄渾道章玄浑道章
邹正曾与张御详细说过圣者族类的神器,“空藏仪”中存纳有圣者族类的灵性意识,这些意识在沉眠之中是没有什么用的。可御使者一旦驾驭这个神器,此中意识力量便可汇聚到一处,从而对外部进行干涉。
圣者族类的意识力量是相当强大的,其通过空藏仪散播出来,则是能够永远的改变某些人的意识,便是涉及同层次的人,也能令其偏转原先的立场。
且这东西本身因为是上层力量所造,所以这个影响是会长久存在的。
Marriage Purplel
而没有上层力量庇佑,那么几乎没有办法抵御此物,转瞬之间就可叫你从敌人转变为其人的奴隶,甚至令目标自绝性命,总之你没有办法进行拒绝,反而会视之为理所当然。
只凭这个,也不愧为“神器”之名。
度诺并不想拿张御如何,后者既然能够找到自己,那就说明掌握了搜寻到他的方法,那能找到第二次也不用奇怪。。
而先不说他能不能打得过,而就算能够对抗,这样的杀了一个还有一个,他如果没有长者的庇佑,那是不可能胜利的,那么目前和解才是最好的方法,也是对他最有利的。
方才他说一起对抗元夏,倒也没有胡言,因为他比其他族类看得更远。假设张御这个廷执能够被神器影响到,那么他安全融入天夏的可能就大大增加了。
雨天下雨 小说
张御此刻淡然站在原地,任凭这光芒照来。神器固然需要重视,可他从邹正那里了解过这个神器的底细,知道该是如何防备。
别看他今次是一人到来这里,可实际上整个玄廷都站在了他的身后,并且诸廷执将清穹之气自上层源源不断推动至他身上,可说是蔽绝一切外扰,除非对方能将清穹之气先行逐去。否则没可能影响他的认识。
他这时把手一抬,对着那个“藏空仪”就是一拿,那个躯壳不用多看,关键就在于此物。
邹正曾言,这等神器是很难被圣者族类之外的人拿取到的,因为对于其他人来说,这东西就是不存在的。
可那只是因为其他族类的力量达不到这等层次。而这一回,他不是以自身心光去抓,而是以清穹之气去摄夺,对方若是没有足够遮护,那不见得能抵挡得了。
熟练度大转移 小说
度诺此刻已然发现张御身上有一层伟力庇佑,藏空仪似是对张御毫无作用,而见张御伸手来拿,心神之中顿时生出一股逃无可逃,躲无可躲之感。
他立知靠自己的力量没有办法摆脱,于是果断放弃了运使藏空仪,另一只手一抬,手中却是出现了一柄短杖,只是一出现,就将围堵过来的清穹之气挡在了外面。
张御眸中神光一闪,原来是两件么?
邹正提醒过他,若是遇到“藏空仪”还好,哪怕没有合适的力量抵御,只要自己心志坚定,并且及时躲避,还有一定可能躲避的。但若是遇到另一件神器就要小心了。
这一件神器名唤“尼贝”的,天夏文的意思是“秘塔”,其能够剥夺任意一种神异力量。
圣者族类认为,所有神异力量都是来源于至高,那么他们只要拟化一个出一个虚假的“至高”,那么就能将至高给予的力量给收夺了过来,实际上就是利用高更一层的权柄将之抢夺为己用。
利用此器,任何族类只要没有出现更上层的力量,那都不可能与他们抗衡。
不过天夏人修道人运用的并非是神异力量,而是自身观参大道,从而修炼出来的法力心光,伟力归于自身。故是邹正怀疑,另一个自己让这些年让神子进入天夏,很可能就是为了利用这些神子来了解天夏的力量。
因为圣者族类最重要的是知识,你对这件神器理解到什么程,你对你的对手理解到何种地步,那么就能将之运用到何等地步。
可是这并没有用处,因为这实际上是上层力量的比拼,只要上层力量足够,那么什么机巧变化都是无用。
现在度诺一个人对抗整个玄廷,哪怕他再多待几件神器也没有用,清穹之气汹涌而上,就将秘塔权杖的灵光往回逼退。
而趁着双方力量交缠之际,陈首执朝旁侧示意了一下,武廷执应下,在座上只是一挥袖,就将“离空闪”祭了下去,只是一转之间,好似一道闪光闪过,那一柄权杖就从度诺手中消失不见,却在瞬息间被收了去。
度诺一惊,这个时候,他做出了一个出乎意料的举动,他忽然放下了手中的藏空仪,并且举手后退了几步,示意自己不再驾驭此物,并道:“阁下,还请罢手,我放弃抵抗了,任凭你们处置。”
他能认清楚自己,天夏方面能无声无息取走神器,就算自己还有抵抗能力,还没有把所有的筹码都拿出来,可天夏方便既然有办法拿走一件,那么第二件恐怕也保不住。
更关键的是,长者曾经许诺过,在必要的时候会庇佑他。但是哪怕被取走神器,长者也没有半点回应,这十分不正常。要么就是放弃了他,要么是另一个更可怕的结果,无论哪一个。他继续坚持下去都没有意义了。
张御看了他一眼,这个人倒是在他遇到的对手中属于能够快速辨清形势的一类,一见无法敌对,就立刻罢手。
他这一次伸手去捉那藏空仪没有遇到任何阻碍,轻易以清穹之气摄拿到了手中。而在这一刻,对面那一具躯壳仿若失去了操弄一般,直接倒在了地上。
这是因为度诺躲藏在藏空仪中的灵性意识才是正主,躯壳不过是承载,所以被清穹之气隔绝之外,自然无法驾驭了。
藏空仪中此刻传来了灵性语声,道:“敢问阁下,会如何处置我?”
张御平静回应道:“根据天夏律条,似尊驾等这层次,通常不会杀死,而是囚禁起来。”这是这等层次的人毕竟是极少数,而且利用这等人力量所创造的价值,还有对所有天夏人所提供的助力,远比杀死其人来的更大。
这里也不是无有例外,假设度诺知道的消息或者自身能力达到了能够挽救整个天夏的地步,那么为了所有天夏人的利益考虑,也是允许将功折罪的。
除此之外,其实还有另外一个选择,不过现在不必说。
度诺还是有些不解,道:“你们难道不知道,利用我的知识,让我心甘情愿为你们服务,远比处置我来的好么?”
张御淡声道:“我说过了,天夏自有律条约束,不是靠着所谓的偿补能抵免的。”
天夏律条本来就是用来约束一些拥有上层力量的人群的。若是上层力量不经受约束,那么就是古夏、神夏之时的模样,亦或是如今的元夏,上层修道人压迫底层修道人,底层修道人再压迫寻常人。
那么大多数是底层修道人和寻常人将永无出头之日。而且上层修道人寿数无尽,又不喜欢别人来分享权柄,结果就是上层永远是这么几个人。
当然,修道人毕竟观参大道,也可能意识到了这一点对自己不利,知晓这般下去迟早会受天道变动所破,所以也是会积极做出改变的。最终结果,很可能就是元夏那般,试着夺取终道,以己道代天道,这般就永无变数了。
度诺倒也不再申辩,只道:“看来我还需要更深入的了解你们。”虽然有可能被囚禁,既然留下了性命,那就还有希望。
他此刻倒是期望那个元夏强大一点,那么天夏还是有一定可能把他放出来的。
张御不再多言,将藏空仪往袖内一收,就回往上层。而他气意分身此时还在东庭学宫的宅邸之内,正与邹正对面饮茶,他举杯之手此刻微微一定,对着邹正言道:“义父,义父的另一个自我已然抓到了。”
邹正怔了怔,他把眼镜扶正,道:“抓到了……”他没想到逼得自己东躲西藏这么多年的另一个自我,这么快就解决了,这才过去多久?
他道:“那两位长者……”
张御道:“此人手持两件神器,不过并没有用处。我天夏也自有宝器,也有上层大能,自能加以制束。”
田园小当家 蓝牛
邹正不有点,道:“那便好啊。”
张御看了看他,道:“义父可有什么想法么?”
方才最后一个处置方法,那就是让邹正吞夺了其人的灵性力量,这般不管是诺度所拥有的知识,还有其所拥有的力量,都会归并到邹正身躯之中,因为他们本来就是一个人。
而且邹正现在毫无疑问是天夏人,他的能力提升,也能更好的帮助到天夏。
邹正知道他的意思,却是摇头道:“不必了,我是我,他是他。自我蜕生成为天夏人后,早就与过去有了一个了断,不必再有什么牵扯了。
而且我力量的增长,靠的是知识,并不需要依靠吞夺另一个人去达成这目的。那样只会又回到老路之上。只是小郎……”
雪芍 小说
他郑重提醒道:“那另一个我与我分开许久了,他未必不会进行灵性意识的分化,所以你们需要分辨清楚,是否还有流落在外的。”
张御微微点头,道:“多谢义父提醒,玄廷会有所留意的。”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