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飛越泡沫時代 起點-1021. 大獲成功看書


飛越泡沫時代
小說推薦飛越泡沫時代飞越泡沫时代
热门地段的宣传看板,不止是每日要支付高昂的宣传费那么简单。如果没有电通在背后相助,即使有钱,也无法做到如此强度的宣传。
大黑摩纪能以如此阵仗出道,业界无人不知GENZO背后有电通的助力。
虽说如此,热门地段的宣传看板,不可能被任何一个人给独占。轰轰烈烈的出道过后,从第二周起,大黑摩纪先前超规格的宣传广告,也陆续被新人替换。
与此同时,围绕大黑摩纪新一轮的宣传,也随之开启。
出道前注重的是制造声势和话题度,如今,话题度和声势都有了,单曲的初动成绩对新人来说也是创纪录的,接下来,就要把宣传的重点放回到歌曲以及大黑摩纪本身。
于是,从第二周起,围绕这个新人、这张出道单曲的各路乐评文章和电视节目,热门时段的电台点播,以及电视里音番开始前的单曲广告,陆陆续续开始了。
有破纪录的单曲初动成绩在前,乐评人们将大黑摩纪当作是话题人物各抒己见,就成了件再自然不过的事。
一个女SOLO市场里久违的成绩出色的新人。一个与偶像派毫无关系的、令人耳目一新的创作歌手。除此之外,还是引领了乐队潮流的制作人岩桥慎一所成功制作的第一个SOLO歌手。
她为什么值得岩桥慎一如此器重,为什么是以SOLO歌手的身份出道。在乐队当道的现在,大黑摩纪这个SOLO歌手的横空出世,会对如今的乐队时代带来什么影响与变化?
可以发挥的角度太多,一个大黑摩纪的出道,足够三十个评论家在本季大写特写。还不包括GENZO自己掏钱买的通稿。
不过,当自发的投稿数量高过通稿的数量时,就可以确定,大黑摩纪是真的成为了话题。
只要有话题,大众的注意力就不会从她的身上移开。只要目光看着她,总归还是会被鼓动着走进唱片店,去了解有关这个在新一年的开始,就成为了乐界一颗超新星的新人歌手。
当评论家们抛出那一个又一个的问题的时候,大众也随之被调动起好奇心。
这个其貌不扬的女孩子,为什么能成为被岩桥慎一选中的人?从不失手的名制作人,他所器重的新人,也一定有着足够的过人之处。
从制作偶像时期就积攒下来的口碑,让岩桥慎一这块招牌,在当下这个时代,成为了质量的保证。他担任制作人的歌手,似乎总是能让人感到放心。
名制作人的招牌,在推出歌手的时候,能够起到相当的作用。尽管岩桥慎一不负责创作,推出的歌手们风格也各不相同,不能只凭着他的名字,就想象出被制作的新人的风格。
但是,也因为他总是推出不同风格的歌手,并且得到了成功。这就令那些想听些什么新歌、但又不知道听什么的人,下意识去选择岩桥慎一制作的歌手。
而现在,大黑摩纪破纪录的初动成绩,也已经证明了“岩桥出品,必属精品”这句话,在大黑摩纪这里也没有失效,不是吗?
对岩桥慎一的信任、对来自评论家们的鼓动无防备的大众,即使在第一轮的宣传轰炸里保持了旁观的冷静,在初动成绩出来以后,在有别于先前大张旗鼓宣传的软宣传的引诱下,终归还是被带进了唱片店,一探究竟。
就连唱片店,第一周的宣传费是GENZO付的不假,可一旦大黑摩纪的单曲热卖,唱片店向唱片公司发出追加订单,事情就又翻了个个儿。
接下来,是唱片店主动把畅销单曲放在显眼的地方,为它自发宣传的时候。
……
在乐队热潮最鼎盛的时候,却大张旗鼓的推出了个女SOLO。
吉田美树翻看着综合周刊,封面标题上,有一篇关于大黑摩纪的评论。她不急着翻过去一探究竟,而是一页页,从其他的话题看过去。
尽管如此,当看到标题的时候,她想到此时此刻,GENZO新推出的那个女SOLO新人正处在话题中心,不由得去想,那个岩桥进军SOLO市场的决心够强的。
去年,GENZO对外推出了一男一女两个SOLO歌手,还从AMUSE那边签了个新人。不过,推销去年的SOLO歌手时,倒也没见这样的手笔。
现在看来,去年的动作,像是在正式行动之前的试水。
不过,考虑到大黑摩纪的出道是从去年被延后到现在,并且更改了出道策略,更准确的来说,应该是在发生了去年的事以后,岩桥慎一想要打开SOLO市场的心更加迫切了。
去年十一月,渡边制作与GENZO和研音合作,一起成立新制作公司,岩桥慎一决定辞职,风波尘埃落定的那个时候,吉田美树生下了自己的长子大介。
升级成了母亲,孩子还是个小婴儿,这段时间,吉田美树都处在半工作半隐退的状态里。好在渡边美佐精力旺盛,有她坐镇渡边制作,还有丈夫吉田正树在旁,万事都能放心。
遥想当年,吉田美树刚出生的时候,初为人母的渡边美佐打算就此退回家庭,当个相夫教女的主妇。偏偏遇上丈夫渡边晋身体欠佳,又正逢公司壮大的关键时刻,为了助丈夫一臂之力继续留在事务所,结果直到丈夫去世、长女也有了儿子,她还是渡边制作的当家人。
到了吉田美树结婚生子的如今,她丝毫没有考虑过引退、或是把大权转交给丈夫吉田正树的事。这说不好是出于自己渡边家长女的责任心,还是在看着母亲美佐工作的身影时,潜移默化的影响。
综合类的周刊,上面无所不包。从国际新闻到社会评论,以及名人的八卦丑事。吉田美树一页页翻过,翻到了那篇有关大黑摩纪的评论。
文章的第一段就是:“我被大黑摩纪这位新人歌手叫醒了耳朵。”
甘々とイちゃイちゃ
好高的评价。
吉田美树读完这句话,在心里想道。
这篇评论,出自乐评名家朝仓爱之手。在这段高评价的开头之后,朝仓爱写下自己如何知道大黑摩纪其人——和大多数人一样,被声势巨大的宣传所吸引。
“身为评论家,对待每一位出道的新人,都要带着发现沙砾里的珍珠那样的心情,去认真倾听他们的音乐。不过,大黑摩纪稍有不同,她从一开始,就像颗被装在精美匣子里的宝石。那些铺天盖地的宣传,正像是华丽的匣子。”
“然而,华丽的匣子,在被打开之前,也无从得知里面到底是宝石,还是被精心包装过的石头。”
“将大黑摩纪进行了精心包装的人,是制作人岩桥慎一氏。作为制作乐队的名手而出名的他,这一次,以无比的声势推出了大黑摩纪。”
“为什么,以制作乐队闻名的制作人,没有让大黑摩纪也以乐队的形式出道呢?”朝仓爱在文章里提到的这个问题,大概不止他一个人想问。
不过,这不是个要等待读者回答的问题,而是一个为了把自己的答案写出来而主动问出的问题,“当我听到大黑摩纪的歌声,答案便清清楚楚。”
“那是因为,”朝仓爱揭晓答案,“只有她独自一人在那里,就已经足够瞩目。”
而紧跟着这个答案被一道揭晓的,还有另一个问题的答案:“这样的歌手,毫无疑问,是与华丽的匣子正相配的一块宝石。”
朝仓爱的评论洋洋洒洒,写了足有几千字。既称赞了大黑摩纪本人的歌声与创作的才华,也对岩桥慎一这个制作名手大为肯定,对GENZO接下来将会制作怎样的歌手表示期待,送上这样的一篇好话。
大黑摩纪成功出道,评论家们也肯定了GENZO进军SOLO市场的这一大步,并且纷纷期待他接下来的动向。
吉田美树把这篇不吝赞美的评论读完,在心里想,那个岩桥,又被他给赌赢了一把。当然,她也清楚,与其说是岩桥慎一赌赢了,不如说是那个人的眼光和手段都是一流。
事到如今,当年对这个人的种种不满,早就烟消云散。尽管谈不上对岩桥慎一有什么喜欢,但在心里,吉田美树还是欣赏这个人,甚至有一丝佩服。
吉田美树生产以后,岩桥慎一还送上过道贺的礼物。她欣然收下,过后还回送了小礼物给他,表示感谢。
今时今日,他既不是曾经渡边制作的小经纪人,也不是仰赖渡边万由美的小制作人,而是要被渡边制作郑重其事对待的合作伙伴。去年,他和中森明菜的交往报道带来的那一连串风波之后,渡边制作选择和他站在一边,从那时候起,就注定了这一点。
吉田美树读完了这篇评论,为岩桥慎一又一次的成功而感到欣慰。同时,她也在心里,为妹妹万由美高兴。
不管怎么说,大黑摩纪是渡边万由美手下的嫡系。想到渡边万由美,吉田美树才后知后觉记起来,大黑摩纪的出道单曲,当时好像办事员送到她家里来了一份。
是渡边万由美送去事务所的。
吉田美树照料儿子忙得头昏脑涨,成日里丢三落四,单曲也不知道被她收到了什么地方去,甚至一连关注了大黑摩纪的出道这么久,都没有想起自己竟然完全没听过她唱歌。
意识到这一点,吉田美树心头忽然涌上一阵无力。
生育小孩,对头脑身心的影响实在太大了!这副样子,接下来要怎么回到事务所去工作?母亲当年是怎么做到两者兼顾的?
邪王嗜寵:神醫狂妃 小說
想着想着,吉田美树心里开始郁闷。然而,新手妈妈的郁闷也持续不了多久,一阵洪亮的哭声传过来,小婴儿不会在意母亲心情是好是坏,只知道用哭声引起随便什么人的注意力。
叫醒吉田美树耳朵的不是大黑摩纪,而是儿子大介。这么一打岔,去找那张大黑摩纪单曲的事,又叫她给丢到了九霄云外。
……
评论家们各显身手,有人大力称赞大黑摩纪的才华和岩桥慎一的眼光魄力,就有人别出心裁,把大黑摩纪称作是“被选中的灰姑娘”。
一个其貌不扬、怀揣梦想的女孩子,被不以貌取人的名制作人慧眼识珠,不仅如此,还将她珍而重之的推出,为她打造了一个完美的出道计划。名制作人目光精准、灰姑娘一步登天,而大众也得以拥有这个天才新人。
簡翡兒奇幻職場
于是,围绕着岩桥慎一的慧眼识珠,大黑摩纪的一鸣惊人,又有了诸如“以貌取人是否太肤浅”的讨论,或是“你的闪光点总会被‘那个人’发现”之类的鸡汤。
夸奖的话被人写了个七七八八,就有人别出心裁,以这次的超规格宣传为引子,发出一段担忧的疑问。
注重宣传的时代早就已经到来不假,但是,这种靠着宣传迅速打开市场的时代,大众要如何保持清醒,保留自己真正想要的口味。
那些得不到宣传机会的歌曲要何去何从,今后会不会出现越来越多的因为缺少宣传而被埋没的好歌、以及越来越多的因为狂轰滥炸的宣传就成为流行的普通的曲子?
“你怎么想?慎一君。”
在渡边万由美事务所的办公室,她把这篇借着担心暗戳戳指责岩桥慎一炒作的评论文章顺手拿给他看。
反正他人来都来了,看看也无妨。
“什么?”
岩桥慎一把杂志拿过来,看了一眼封面,是音乐杂志《MUSICA》。他翻到那一页,扫了几行字,说了句:“这么写,好像是我开了这个先河似的。”
“真要这么说的话,电视剧的主题曲就该全部起用纯音乐。”他吐槽。
渡边万由美叫他逗笑了,“有道理。”
“不过,连这种角度的文章都有了,可见大黑摩纪的话题度有多足。”从这点来说的话,也是件好事。岩桥慎一这么想着,带点看热闹的心情,看着这篇文章。
渡边万由美去拿送到自己这边来的销量单,“这张出道单曲,第二周卖了十万两千张。”
岩桥慎一接过来,“早上,我那边也收到了。”他把《MUSICA》和销量单一起拿在手里,跟渡边万由美开玩笑,“这张销量单,就是为什么会有这篇文章的答案。”
“人红是非多。”
渡边万由美想到他要说的话,不禁笑了。不过,与其说是为了他的话而笑,不如说是因为大黑摩纪的成功而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