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小说 這遊戲也太真實了 愛下-第261章 獵人工會!與藤藤的藝術品!讀書


這遊戲也太真實了
小說推薦這遊戲也太真實了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ID:楚光
基因序列:管理者(第二阶段)
等级:LV.17→LV.18
——基本属性——
力量:17
敏捷:12→13
体质:16
感知:13→14
智力:15

B3层医务室。
坐在扫描床边上的楚光,通过赫娅递来的平板,看到了自己升级之后的属性面板。
让他感到意外的是,没想到这次升级居然加了两个属性点。
“……不可思议,你的DNA比我想象中的还要神奇,404号避难所是人联的基因库吗?你们到底储备了多少改良DNA。”
坐在了他对面的椅子上,赫娅脸上带着难以置信地表情,从刚才开始就在喋喋不休地说着她那惊人的发现。
然而,对此完全是外行的楚光完全听不懂。
“不知道。”
“不知道??”赫娅惊讶地看着他,“上一任避难所的所长在移交权限的时候没有告诉你这座避难所的性质吗?”
“那个老谜语人只告诉我这是人类文明最后的希望。”
有没有在纸条上看过这句话楚光已经记不得了,由于经常在官网上编纂人联的小故事和背景设定,他偶尔自己也会搞混,到底哪些是这个世界上发生过的事情,哪些是自己用来完善“世界观”的想象。
不过这重要吗?
并不是很重要。
他是个实用主义者,只要好用就行。
至于藏在这座避难所中的秘密,以及两百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楚光承认自己好奇,但也清楚的认识,这对自己来说不是第一优先级。
拉上了外套的拉链,楚光从扫描床上站起。
“我得告诉你一个坏消息,我通过我得权限得知,北郊空气中的孢子浓度正在上升,最晚两周可能就会发生很坏的事情。”
赫娅的神色渐渐凝重了起来。
“关于这点,其实我正好也有事情想要和您汇报。”
“什么事情?”
“您的居民在探索隧道的时候,发现了一种奇特的现象……”赫娅随手取过一张平板,食指在屏幕上轻轻滑动。
很快,一段时长15秒的视频,呈现在了楚光手中的平板上。
那是一个肉红色的房间。
起初楚光以为墙上地板上的粘液都是血和肉块,但放大之后却发现事情和自己想象中的截然相反。
一层层细小的肉红色纤毛,均匀地附着在混凝土结构上,一坨坨冰箱大的肉红色子实体附着在墙上,如同呼吸一样轻轻鼓动。
视频中还能听到玩家们的声音。
“谢特……这特么是什么玩意儿?”
“也许就是黏菌的谢特。”
“未必……我感觉有点儿像陷阱,你看那纤毛,长得和触手似的,就是短了点。”
“队长呢?赶紧拍下来啊,发论坛上肯定火了!”
“在拍了在拍了!”
楚光眉头微微皱起,看向了赫娅。
“这是?”
“变种黏菌形成的菌毯,”双臂环在胸前,赫娅神情严肃地说道,“根据我的研究,附着在物体上的变种黏菌都是呈现黑色、褐色、黑绿色这三种颜色,以菌斑的形态出现。”
“然而当厚度超过2mm之后,就会催生出第四种形态……也就是你现在看到的。”
楚光:“我的意思是它有什么作用。”
赫娅:“孵化子实体。”
楚光神色凝重。
“也就是说,那些啃食者都是从这种房子里跑出来的?”
他听说过。
除了母巢之外,城市中不少地方还分布着一种叫“孵化室”的东西,批量生产着孢子,模拟母巢的环境孕育子实体。虽然生产子实体的效率远远不如母巢,但数量相当惊人。
而这也是那些黏菌系异种怎么杀都杀不完的原因。
“不只是啃食者,包括你们发现的那些爬行者、殉爆者、暴君等等……理论上都有可能通过这种东西产生。”
“我在对菌毯成分进行研究的时候发现,大多数情况下,第四形态的黏菌具有较强的自限性,通常情况下填满一间屋子之后就会停止继续扩张,转而增加菌毯的厚度和孵化单元的数量。”
“然而在某些特定情形下,这种自限性会被解除。”
楚光立刻追问道。
“这个特定的情形指的是什么?”
“不知道,”赫娅摇了摇头,“也许是环境条件满足,也许是当它认为有必要扩大种群的时候,菌毯会回收掉一部分之前释放出去捕猎的子实体,并在短时间内快速扩大菌毯面积,将原先的环境完全吞没,形成规模更大的孵化室……而这时它们的颜色会变成暗红。”
楚光的喉结动了动。
“……母巢。”
赫娅点了点头。
“我也是这么想的。”
空气中孢子的浓度上升,是监测“浪潮”的重要指标之一。
然而让楚光不理解的是,为什么初代管理者会知道这些。
变种黏菌不是废土纪元之后才形成的东西吗?
根据楚光最初获取到的情报,这座避难所的封锁年限在一个世纪以上。而变种黏菌,似乎是在废土纪元最初的那段小冰河期之后才开始扩散的。
到死为止,那位初代管理者应该都没有从这座避难所里走出去过,而这也是那个人选择将责任与研究成果传承给下一位继任者的原因。
还是说……
战前时代就有变异黏菌了?
或者这种变异黏菌本身就是某种末日武器。
并不知道楚光此刻心中所想的事情,赫娅眼中带上了一丝忧虑,轻声感慨说道。
“城市的环境对于黏菌来说太友好了,混凝土的保暖性能很强,在营养充足的情况下,下水道、地铁、废弃建筑……这些设施简直是天然的培养皿。它们恐怕比植物更适合这座城市,而这恐怕就是浪潮的真正原因。”
“有时候我越是研究,越感到无力……可能就像赛文先生说的那样,这个星球可能已经没救了。我们唯一能做的是保存前文明的成果,将它和关于我们的故事刻在墓碑上,留给它的下一任继承者。”
赛文是117号避难所的管理者。
看得出来,作为“守墓派”的她,对于那位信念坚定且仁慈的管理者是非常尊敬的。
不过,楚光对她的说法不敢苟同。
“我和你的意见正好相反,我对我死之后的事情并不在意,也不太想考虑有没有救这种问题。”
看着惊讶看向自己的赫娅,楚光言简意赅地说道。
“但既然我还活着,并且站在这里。”
“那我就得管。”
……
五环线边缘。
满地狼藉的街道上,一只壮硕的野猪正晃动着身上的鬃毛,从沿街商铺残破的橱窗中钻出。
积雪已经融化,混凝土石缝中已经钻出了嫩芽,正当它寻觅着藏在泥土中的佳肴的时候,远处忽然传来啪的一声枪响。
头部中枪,野猪应声倒下,躺地上不动了。
“漂亮!”
蹲在半坍塌的广告牌后面,李狗兴奋地挥了下拳头。
这是他第一次外出打猎。
之前家里的猎户一直是他大哥李牛,但几个月前李牛进了厂,这活儿就只能他来做了。
不远处的余虎深吸了一口气,收起了手中的猎枪,朝着同伴催促了一句。
“快去放血,再等一会儿肉就酸了。”
“好嘞!”
李狗兴奋地拿着匕首走去了野猪那里,将猎枪背在身上的余虎也跟了过去。
自从楚大哥赶走了老镇长一家之后,猎户们家家户户都换上了便宜又好用的步枪。
用这东西打猎,可比用弓箭、标枪和投石索容易多了。
尤其是碰到了掠夺者,也不至于毫无还手之力。
放在几个月前,能拥有一把属于自己的步枪,这对他们来说简直是想都不敢想的。
“嘶……这野猪还挺沉,怕是有八十公斤了!”
“我来帮你。”
两人将猎物翻了个面,正当李狗准备割开猎物的动脉放血的时候,余虎忽然皱了下眉头。
“等一下。”
说着,余虎伸手拨开了野猪的耳朵,只见在那耳朵根处,有一条溃烂的疤痕。
那疤痕很小,只有小拇指那么长,有鬃毛挡着,不仔细看的话还真容易忽略掉。
“这是什么?”李狗好奇地问道。
“啃食者挠过的痕迹,轻度感染……”
余虎用匕首翻了下野猪耳朵后面那一撮稀疏的毛发,接着又用匕首挑开了野猪的嘴,仔细观察了一下它的牙齿,嘀咕着继续说道。
“太罕见了。”
以啃食者那迟缓的速度,想追上野猪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除非……
余虎不自觉地咽了口唾沫。
他有种预感。
可能有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了。
见表哥不说话了,李狗还以为是猎物有问题,连忙紧张地说道。
“那这猎物还能卖吗?”
“当然能,只是一点皮外伤,不影响它的肉,”研究了一会儿,余虎催促着说道,“赶紧干活儿吧,我们今天早点回去。”
李狗立刻点了点头,不再废话,开始给猎物放血。
简单地处理完猎物之后,俩人将这头野猪绑在了一根木棍上,一人挑一个肩膀,赶了将近十公里的路,来到了菱湖湿地公园。
虽然贝特街的屠宰摊也收猎物,但给的价钱远不如公园里的蓝外套们给的爽快。
这么一大头野猪,在前哨基地现在能卖到一百银币,而在贝特街的屠宰摊上,最多也就卖给七八十顶天了。
能多赚个二三十银币,多走个五公里对他来说根本不叫事儿。
……
时间已经是下午三四点钟,再过一会儿就是傍晚了。
龍門炎九 小說
冬天过去之后,夜晚会变得越来越危险,赶路的两人不自觉地加快了脚步。
沿着水泥路穿过了树林,来到了前哨基地的南门口。
俩人正要往里去的时候,却见西边站着一排穿着黑色大衣、身上背着步枪的警卫。
粗略一数,得有百来个人。
一台湛蓝色的动力装甲也立在那儿,似乎是在检阅这些新兵。
常来这儿的余虎,自然认得那台蓝色的铁疙瘩。
那是管理者的动力装甲。
“这是要打仗了吗?”李狗的脸上露出惊讶的表情,眼中隐隐还有一丝兴奋。
他和他的老哥李牛不同,比起进厂上班,他更想当兵。
那黑色的大衣和仲裁者步枪简直太帅了!
最近警卫队还配发了钢盔和工兵铲,在他看来这简直是男人的梦想。
“不知道……”余虎摇了摇头,闷声说道,“我总感觉有大事儿要发生了。”
没有打搅楚大哥的工作。
余虎催促着李狗别看了,两人一起带着野猪去了仓库那。
今天值班的不是赵鼠,是另一个不知道名字的小伙子。
由于这次是用银币结算,所以流程很简便。
检查猎物已经放过血,那位伙计给猎物过了秤之后,便将7枚银币和一张面值一百的钞票放到了余虎的手中。
“肉价又涨了吗?”看着手中的纸钞和硬币,余虎脸上露出惊讶的表情。
那伙计笑着说道:“是涨了点,市场上一斤野猪肉的价格现在都涨到6银币了。最近管理者上调了肉类交易品的收售价和库存上限,要不是不会打猎,我都想去当猎人了。”
当然了,虽然物价涨了不少,但工资涨的也挺多。最早仓库管理员的日薪才两枚银币,想吃肉还得攒钱,现在日薪已经涨到了十二枚银币,一天能买一公斤肉。
不过开火做饭太麻烦了,以前他们还会攒钱买点肉烤着吃,现在干脆拿着钱去北门口的集市消费去了。
一个三两的包子才一银币,两个包子一杯豆浆或者玉米汁就能饱餐一顿,总共也花不了多少钱。
和之前四处流浪的生活相比,这儿的每一天都像是神仙日子。
余虎和李狗商量了一下,用手上的钱买了些盐和布,以及肥皂等生活用品,顺带着补充了一些子弹。
采购完了这些东西之后,居然还剩下了10枚硬币。
两人将钱分了,余虎让李狗把东西带回去之后,自己则去了银行那里,找到了小鱼。
和几个月前那个瘦的像芦柴棒一样的小姑娘相比,如今的小鱼不但长高了,而且也长好了,白皙的脸颊甚至挂上了一丝婴儿肥。那乌溜溜的大眼睛倒是和以前一样,一模一样的清澈可爱,就像菱湖的水。
余虎总担心自己妹妹干不了算账这么重要的工作,因为她总是把青麦饼煎糊。而在他的印象中,能管账本的人,都是老查理那样稳重的老头子。
但现在看来,自己的担心似乎是多余的。
虽然不擅长烙饼,但她意外的适合算数。
会不会是因为铁锅太重了?
余虎突然意识到了这个问题,脸上不禁有些惭愧。
自己居然完全没意识到……
“哥?”
看见余虎,余小鱼的眼睛一亮,立刻从柜台后面站了起来。
新年晚会之后,她已经有一个月没见过她老哥了。
余虎憨厚地笑了笑说道。
“我替爸妈来看看你,最近过得还好吗?没有人欺负你吧?”
小鱼用力点了点头,又波浪鼓似的摇头,脸上带着开心的笑容。
“小鱼过得很好哦!楚大哥还有大家,都是很好很好的人!”
虽然刚开始的时候有点不适应,但现在她已经能很熟练的完成这项工作了。大家都是很善良的人,也很照顾她。
唯一让小鱼稍稍有些苦恼的就是,总是有人把零钱偷偷放在桌子上转身就跑,她还得去找小柒查监控,才能搞清楚是谁存的钱。
尤其是那只大白熊,存钱的时候总是偷偷摸摸的。
是因为自己太凶了吗?
虽然楚大哥让自己不用在意,但有时候小鱼还是会感到稍微有点过意不去。
看到妹妹活泼开朗的样子,余虎的脸上露出了放心的笑容。
“那就好!”
“看到你健健康康的,你哥我就放心了。”
小鱼紧接着说道。
“爸妈的身体还好吗?还有大哥,听说,前天他们在五环线边上遇到了掠夺者?没有受伤吧。”
余虎笑着说:“没有没有,别担心,他们身体都好着呢。还有你大哥的枪法可厉害着呢,我上次看他打靶,能一枪打中100米外的易拉罐。”
小鱼对这个距离没什么概念,但还是皱着眉头说道。
“枪法再厉害也不可以逞能哦,避难所的大伙们也很厉害,但有时候还是会受伤。还有二哥你也是,就算有枪了,也不可以去太危险的地方。”
“知道了知道了。”余虎挠了挠后脑勺。
明明是自己来关心妹妹的,他反过来被小家伙给教育了。
啥地方能去,啥地方不能去,自己这个老猎人还能不知道吗?
不过,被关心的感觉还是挺不错的。
就在这时候,那台湛蓝色的动力装甲,从西门口朝着这边走了过来。
看见楚光,余虎眼睛一亮,打了个招呼。
“楚大哥!”
“余虎?”楚光打开了头盔的面罩,看着眼前的小伙子笑着说道,“今天的收获如何?”
“嘿嘿,还不错,打到了一头80多公斤的野猪,换了一百多银币呢。”余虎腼腆地笑了笑,不过眼中却带着自豪。
“不错!”楚光赞许地点了下头,笑着打趣了一句说道,“看来今天的烧烤摊上有烤野猪肉吃了。”
余虎跟着笑了笑,不过就在这时,忽然想起来一件事,于是立刻开口说道。
“对了,楚大哥。”
楚光:“怎么了?”
余虎犹豫了一会,接着说道。“有件事儿我得和您说一下,今天打猎的时候,我感觉五环线内的气氛有点不太寻常。”
楚光心中一动,开口问道。
“你发现什么了吗?”
余虎点了点头。
“最近异种变得好像比以前危险了,我今天打到的那头野猪,居然被啃尸者挠过……搁以前这几乎是不可能的。”
楚光脸上带着若有所思的表情。
“这确实是个问题,我这边也注意到了,最近地铁里的啃食者和爬行者,明显比之前更有侵略性……”
听着老哥和楚大哥的对话,小鱼的眼中有些担心,没忍住小声说道。
“哥,你要不还是换一个安全点的工作吧……”
“没事的,我又不是晚上出去打猎,”看出了妹妹的担心,余虎笑着说,“那些啃食者都是晚上出门,白天的时候都藏在屋子里呢。”
楚光忽然开口道。
“那可不好说。”
见余虎惊讶的看了过来,楚光继续说道。
“根据我们避难所中的专家推测,近期可能会爆发浪潮。届时即使是白天,恐怕也不会很安全。”
浪潮?!
余虎的脸色微微变化。
“浪潮……那不是市中心才会发生的吗?”
楚光摇了摇头。
“这种说法不准确,只要条件满足,浪潮可能发生在任何地方。”
余虎咽了口唾沫。
若是换个人和他说这句话,他肯定会把那个人当傻子。
三环线的边上有巨石城,三环线外又没有母巢,那些啃食者都是奔着人多的地方去,北郊这儿地广人稀,怎么可能爆发浪潮?
但这句话是楚大哥说的。
在他的印象中,楚大哥是从来不会在这种严肃的事情上开玩笑的。
“对了余虎,之前我和你说的事情,考虑的怎么样了?”
余虎愣了下。
“什么事情?”
楚光笑着说道。
“等春天了,过来帮我忙的事儿。”
“愿意,当然愿意!”一听是这事儿,余虎连连点头,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后脑勺,“不过我就会打猎……恐怕帮不上您什么大的忙。”
“怎么会?”楚光笑了笑说,“一名老练的猎人和向导,正是我们现在需要的。”
停顿了一下,楚光认真地看着余虎,继续说道。
“浪潮的威胁正在迫近,我打算在前哨基地成立一个猎人工会,将附近一带的猎户以及有狩猎天赋的避难所居民团结起来,沿着五环线边缘一带向城区内侦查。”
“我打算让你来当这个工会的第一任会长!”
余虎愣了下,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
“让我来当会长?可是我没当过——”
“没有人生来就会,我很看好你的潜力,”楚光微微一笑,给了他一个鼓励的眼神,“放心吧,该做哪些工作,以及具体到哪一项工作该怎么做,我都会告诉你的。你只需要回答我一句话,可以或者不可以。”
相对于其他人而言,余虎对于北郊一带的地形是最熟悉的,不仅是一名经验丰富的猎人,同样也是一名可靠的向导。
虽然这小伙子看起来不太聪明,但人其实不傻,楚光对自己的眼力还是很有自信的。
尤其最关键的是,无论是贝特街的猎户还是这一带其他地区的猎户,和他的关系都算是相熟,玩家们对他也不算陌生。
由他来担任这一功能型NPC,再适合不过了!
老哥还在犹豫,小鱼轻轻扯了下他的袖子,诺诺说道。
“哥,你就答应吧,在这里工作肯定比你出门打猎安全多了,爸妈肯定也会很高兴的。”
余虎摸着后脑勺,嘀咕着说道。
“你这小丫头,才从家里出去几天,就开始指挥你哥做事儿了。”
小鱼委屈地说道。
“我这还不是担心你……而且楚大哥觉得你能做好,肯定没问题的。”
伸手揉了揉妹妹的小脑袋瓜,余虎抬头看向了面带笑容的楚光,认真说道。
“既然您愿意相信我,把这么重要的工作交给我,我一定会尽全力做好!”
楚光赞许地看着他,点了下头。
“就等你这句话了!”
……
傍晚的时候,余虎回了贝特街,打算把这事儿和老爹老娘还有大哥说一声,明天一早上再过来。
楚光让他不用着急,先把家里的事情安顿好,两天之内过来报到就行。
夜幕渐渐降临。
巨石城那边。
饱餐一顿的尾巴,正摸着微微隆起的小肚子,打着饱嗝从餐馆里出来。
“嗝~斯,这里的好吃的还真不少。”
“emmm……谈不上美味吧,我感觉还是北门口的小吃街好吃一点,”斯斯斜了她一眼,“阿尾还是注意一下自己的形象比较好哦。”
尾巴蛮不在乎地说道。
“有什么关系?觉醒者的饭量大一点有问题吗?而且反正是游戏里,就算万一长胖了一点点,只要死一次就好了。”
“嘛……虽然复活币变便宜了,但你把它用在这种地方是我没想到的。”
两人各吃了一大碗面,花了4枚筹码。
客观的评价,不如北门口那个叫张海的小玩家做的好吃。
两人一致得出结论,果然巨石城的人民生活在水生火热之中,面里除了盐和醋之外,完全什么调料都没有嘛!
辣椒呢?
没有辣椒的拉面还有灵魂吗?
斯斯展开了手中的纸条,上面写着她计划中打算调查的事项。
如今已经完成了20多项,就剩下几个了。
“下一站是酒馆。”
“酒馆!”尾巴的眼睛顿时亮了,“喔,那里肯定会有很多佣兵对不对?”
“理论上是这样,”斯斯左右张望了一眼,“不过……这条街上好像都是商店,没有看起来像是酒馆的招牌啊。”
方长老哥的攻略上也没有写。
居然漏掉了这种关键情报,不像那位老兄的风格啊……
尾巴干劲十足地说道。
“没事!正好我们来探索一下!”
“嗯,我也是这么打算的。”
两人在街上走了一会儿,朝着内城的方向继续前进。
很快一张大大的招牌,映入了两人的眼前。
只见在那招牌上,画着一位身材妙曼的女郎,她的背靠着一只酒桶,手中握着一只啤酒杯,周围闪烁着五彩斑斓的霓虹。
虽然这画风狂野了些,但那毫无疑问是酒。
“斯!发现了!”
“emmm……我觉得这应该不是我们要找的那种酒馆。”
“有什么关系?既然游戏制作组把它做了出来,那就肯定有它存在的意义!”
“咦?你这么一说好有道理。”
老实说,斯斯也挺好奇,这游戏到底真实到什么程度。
看着脸上写满期待的尾巴,她做了个“真拿你没办法”的表情,然后便带着尾巴走了过去。
站在门口的保安惊讶地看了两人一眼,但没说什么,收了一人两枚筹码的门票,便将两人放行。
酒馆里灯光晃动,音乐的声音很大,充满了狂野劲爆的感觉。
从没去过酒吧的两人,感觉和这里的氛围格格不入。
就连最好动的尾巴,也感觉到了一丝不适应。
“斯,不懂就问,第一次去酒吧,该怎么装成经常去的样子。”
“我觉得把这里当成食堂可能会自然一点。”
尾巴一脸惊讶地看着斯斯。
“噫!难道斯斯平时经常去这么厉害的地方?”
斯斯:“你觉得这对于一个天天晚上打游戏的人来说可能吗?”
这儿不太像是那种RPG中冒险者经常去的酒馆。
倒是有点像现实中的酒吧。
在吧台上找了个不太显眼的位置,俩人低调的坐在了角落。
很快酒保送上来两杯兑了水的啤酒,斯斯用人联语礼貌的说了声谢谢,闻了闻杯子,没有喝,而是打量起周围的环境。
舞池之外的灯光很暗,看不清周围的人,也没人注意她俩。
就在斯斯寻思着该从哪里开始调查的时候,酒馆里的音乐声忽然一变。
一位主持人走到了舞台上,用话筒叽里呱啦的说了几句,紧接着一位穿着相当前卫的舞女,便走到了舞台上。
周围一片兴奋的欢呼声。
那气候的声浪,甚至盖过了现场的音乐!
站在台上的舞女,妩媚地看了台下的观众们一眼,开始了自己的表演。
然而令人在意的不是舞蹈本身。
而是她身上的衣服。
斯斯微微一愣,脸上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那不是藤藤的……
她还没来得及说点什么,旁边的尾巴便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似的,激动地跳了起来,拉着她兴奋地指向了舞台。
“我giao!斯,快看!”
“那不是藤藤的艺术品吗?”
斯斯脸上露出了微妙的表情,她仿佛已经预见了,接下来几个小时会发生的事情。
“嗯……我看见了。”
“挺厉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