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仙魔同修討論-第5018章 小魚失蹤?分享


仙魔同修
小說推薦仙魔同修仙魔同修
正月十八。
黄昏。
叶小川一行人抵达了中土须弥山,他们并没有在须弥山多待,只停留了不到两个时辰,接上了秦闺臣与元小楼后,叶小川便离开了须弥山,朝着西南方向飞去。
元少钦留在了须弥山,玄婴却加入了队伍里。
她作为人间最顶级的大佬,在盘古族的问题上,她是非常有必要参与的。
一行人连夜飞行,路上几乎没有落在地上休息,大约飞行了六个时辰,在正月十九上午的时候,这群人便进入了巴蜀境内。
到了巴蜀,这个队伍就分成了两拨。
叶小川带着秦闺臣与元小楼,转道向西。
玄婴,云乞幽,妖小夫三位女子,则是向南,朝着苍云山的方向飞去。
中午时,叶小川三人到达了苍云山西北方向数百里外的天水城。
此时的天水城,依旧没有从上次旺财施展的天火陨石中恢复过来,整个西城依旧是一片废墟。
叶小川本来打算在天水城找个客栈住下,看到天水城的惨样,也就没了心思。
看到天水城西南方向群山缠绕,便与二女飞了过去。
在一片山谷里找了个干燥的地方,打算将这里当做歇脚点。
这时,魔音镜有了动静,是龙天山传来的。
龙天山开口道:“少主,刚接到天魔门那边传来的消息,拓跋羽、陈玄迦等宗主,已经抵达了巴蜀境内的五龙镇。拓跋宗主问你要不要过去?”
“五龙镇?在哪里?圣教的宗主掌门,怎么都去了那里。”
龙天山道:“五龙镇是近千年来,圣教在巴蜀境内最重要的落脚地与联络点,在苍云山北面大约五六百里的地方。
现在圣教各派的宗主,多半已经抵达了五龙镇,拓跋宗主的意思,是进入苍云之前,圣教各派的宗主先在五龙镇碰个面,统一一下意见,也好应对明天的苍云会议。”
叶小川心中大为诧异。
五龙镇距离苍云山不过数百里,可以说是苍云门的核心势力范围之内。
没想到圣教在苍云门的核心圈子里安插了一个钉子,都上千年了,苍云门竟然对此一无所知,这可以说是苍云门情报部门的严重失职。
不过,这一次圣教这么多掌门宗主都聚集在了五龙镇,苍云门应该对此会有所察觉吧。
叶小川想了想,道:“各派宗主都到了五龙镇,我做为鬼玄宗的宗主,本应过去的。不过现在,南域那边刚刚安定,我如果过去,只怕会让一些宗主掌门不痛快,我就不去五龙镇了,有什么情况,明天早上到苍云山再说吧,你回复拓跋羽,就说明天苍云密会,我叶小川的态度,一定是与圣教是一致的。
还有,你告诉千夜圣君他们,明天天亮前,来到天水城西南三十里处的山谷里,我在这里等他们一起前往苍云。”
叶小川说完之后,就关闭了魔音镜,这让还要说话的龙天山一脸苦笑。
不是对着魔音镜苦笑,而是对着面前的三十来位老头老太太苦笑。
他道:“诸位前辈,你们也听到了,我去忙了啊。”
这些前辈弄清楚了叶小川在要在哪里汇合之后,也就不再搭理龙天山,一个个摩拳擦掌,大眼瞪小眼,谁都不服谁。
看样子他们这群人估计都会去的。
在野外,没人会比叶小川过的更舒坦。
他的空空镯子里有全套的食宿装备,除了锅碗瓢盆,菜米油盐,鸡鸭鱼肉都齐全,连住的地方都不落下。
简单点的话,可以搭建一个帐篷,还是草原山的牛皮毛毡帐篷,能抵御狂风暴雪。
讲究点的话,他的空空镯里还有一座三室一厅,一厨一卫。
可以说,他把龙门客栈都塞进了空空镯里。
不过叶小川与二女都不是追求物质生活与生活品质的人,捡点木材,生堆篝火,去积雪融化汇成的小溪里打一桶水,就打算这么在这里等待千夜圣君他们的到来。
相比于叶小川的悠闲惬意的野外生活,其他参与苍云会议的门派掌门,可就没这么好过了。
既然会议之日是在明天,那今天就绝对没有人会提前上苍云山的,就算已经到了两三天的掌门宗主,也宁愿在野外露宿荒野,也不愿意进苍云。
这是礼仪,也是彰显自己门派的地位。
魔教那边有一个五龙镇为落脚地,正道其他门派可就没有现成的落脚地了。
这次会议又极为隐秘,不能公开,所以各派掌门能不进城就不进城,能不靠友就不靠友,就在荒郊野外解决食宿问题。
就比如现在吧,叶小川驻扎的营地附近,就有两三个掌门宗主在安营扎寨。
自从遇到了秦闺臣之后,叶小川就彻彻底底的变成了甩手大掌柜。
现在又有了元小楼,他几乎变成了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太上皇。
他在山谷里找块石头坐着,秦闺臣与元小楼将所有工作都给做完了。
这让叶小川感觉很不习惯。
前天晚上还被小白、小青、小月使唤来使唤去,现在自己又被别人伺候,这种身份上的转换,让他感觉不自在的同时,又很享受。
这就是男人。
贱骨头的男人。
家 啊
古 羲
在叶小川悠然享受二女伺候的同时,在苍云门轮回峰的后山,玄婴与妖小夫来到了祖师祠堂外。
小七与鬼丫头欢呼一声,一人扑进一个怀抱。
很奇怪,小七抱的是玄婴,鬼丫头抱的是妖小夫。
今天这两个丫头的造型和她们的举动一样,都十分的不正常。
她们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整天想着引领三界的时尚圈,不断的折磨自己的头发,折磨自己的衣服。
时尚二字距离她们越来越远,神经病的帽子却是越戴越紧。
妖小夫拎着鬼丫头的后衣领,将她从自己的怀中扯开。
李墨白 小說
道:“我娘呢。”
鬼丫头道:“你说小鱼姐姐啊,她不在啊,昨天晚上就出去了,到现在都还没有回来呢。”
妖小夫与玄婴闻言,都是一愣。
妖小鱼看守苍云门祠堂数千年,很少外出,怎么会忽然外出,而且都离开了这么久。
妖小夫道:“我娘有没有说出去做什么的?什么时候回来?”
小七接口道:“没有,她就是让我们看家,其他的什么也没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