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棄少歸來討論-第2943章 有山高可通天閲讀


棄少歸來
小說推薦棄少歸來弃少归来
听到这话后,一旁的朝露雪当即将目光投了过来,带着些许惊疑之色。
“你认得这座大阵?”
从这段时间的相处看来,林君河显然不像是那种满嘴胡言之人,但这一点实在让她有些难以相信。
在绫罗秘境刚出现的时候,中州的各大宗门,包括赤龙道宗等几个超级宗门都派出过不少大能前来探查。
甚至连远在西漠的佛宗都派遣过强者前来,想要一探究竟。
只不过,饶是以各大宗门的能力及见识,也无法进入这秘境的核心,甚至连这座大阵的来历都无法知悉。
要知道,这些宗门几乎代表了整个通玄大陆最顶尖的力量,连他们都无法辨别,基本就代表这秘境内的一切已经超出世人认知了,应该是上古已经失传的阵法。
如今林君河突然说出这么一个名字,自然会让她有些惊疑。
而对于朝露雪的反应,林君河倒也没什么意外的,头也不回的道。
“这是在上古时颇为出名的一种防护阵法,算得上是世间罕有的顶尖大阵之一,寻常手段根本无法破除。”
“只不过,这阵法有些残缺,阵法的主人在布阵之时为了弥补残缺,让阵法得以成型,做出了诸多改动,虽说防护能力依然远超寻常阵法,但比起真正的混元佑天大阵而言却是相去甚远。”
一边说着,只见林君河将一只手搭在了前方的屏障之上。
手腕猛的一震,一道涟漪顿时扩散开来。
只不过,还没扩散开去多远,那些涟漪就好似受到了某种力量的影响般,不仅停止了扩散,更是开始急速收缩了起来,不过片刻工夫便重新聚拢到了林君河的掌心处。
一道更为强大的力量骤然从中爆散了开来,瞬间便将林君河整个人击飞了出去。
好在的是,林君河的肉身足够强悍,并没有在这一击下受到多少实质性的伤害,在稳定住身形后,很快便回到了最初的位置。
“需要我帮忙吗?”
朝露雪有些担忧的开口,林君河却只是摇了摇头,毫不在意方才吃的暗亏。
“这阵法会将受到的所有攻击以双倍反弹回来,想要以蛮力破除,至少也要真仙境六重天以上的存在才有可能。”
听到此处,朝露雪当即明悟了过来,往后退了一步后便不再言语。
林君河话中的意思已经很明确了,即便自己出手也帮不到他什么,这种情况下自然只能耐心等待。
在她的注视下,只见林君河再次将手掌搭到了那巨大的屏障之上。
与方才不同的是,这一次,他没有再调动任何力量,仿佛只是在感受这屏障的手感一般。
与此同时,在他的眉心中央处,丝丝缕缕的金芒从中涌出,既然在空中化成了一只眼睛的形状。
无数金芒缭绕着那只金瞳,以一种极其玄妙的轨迹运转了起来。
釣人的魚 小說
朝露雪死死的盯着那只金瞳,一时间竟是看的有些入神。
在这金瞳出现的瞬间,她心中那种诡异的熟悉感便再次涌了上来,甚至变得越发强烈。
只不过,任由她如何去回忆,却始终想不起自己曾经什么时候见过这金瞳。
这种互相冲突的感觉很是诡异,甚至让她的心神出现了一阵摇曳。
而此时的林君河丝毫没有注意到朝露雪身上发生的变化,精神完全集中在了苍天之眼上,额头上更是渗出了一丝冷汗。
即便这个阵法并非完整的混元佑天大阵,但想要洞悉其中的规律也是个不小的负担。
随着精神力如流水般被迅速的消耗着,他的面色也逐渐变得苍白了起来。
好在的是,林君河在前世之时就对这阵法有着不少了解,在精神力被消耗了近半之多后,他的眼中骤然绽放出了道道精芒。
只见他单手掐诀,不过片刻功夫,九个金色的符文顿时自他掌心飘出,而后分别印在了他身前的数个方位之上。
霎时间,随着一阵诡异波动的传出,以那九枚符文为边界,林君河身前一小片区域内的屏障竟是就此消失无踪。
“走!”
低喝一声后,他当即身形一闪,整个人便化作一道遁光通过了那处缺口,进入到了屏障内部。
后方的朝露雪也回过了神来,顾不得震惊,当下也连忙跟了上去。
也就在她的身形进入后不久,那屏障上的九枚符文顿时剧烈的震动了起来,而后骤然爆散开去。
随着符文的消逝,那屏障内的缺口也恢复如初,就好似什么也未曾发生过一般。
屏障之内,林君河两人化作的遁光一前一后,转眼便落到了秘境核心处的那座庞大岛屿之上。
站定身形,在确认自己真的进入到了核心后,朝露雪这才将看怪物般的目光投向了林君河,神色无比复杂。
整个通玄大陆如此多的顶尖宗门,研究了十几年都没能找到进入这绫罗秘境核心之地的办法,也正因如此,这秘境最后才会沦落成各大宗门低阶弟子的试炼之地。
而如今,林君河却是以一己之力,在不到半炷香的时间内便做到了这点,这已经不是用奇迹两个字就能形容的了。
“你到底是谁”
犹豫了许久之后,朝露雪最终还是没能忍住,神色复杂的问了一句。
在这种时候,就算林君河说自己是一个活了几千年的老怪物,她兴许都会相信。
毕竟除此之外,已经想不出任何合理的解释了。
面对她的质问,林君河难得的转过了头来,神情也变得认真了几分。
“我说过,有些事你太早知道了,对你没什么好处,只会乱了你的道心。”
“你只需要知道一点就行了,你对我很重要,重要到无可替代的地步。”
“如果你死了,会有很多人为你陪葬。”
“所以,不管是为了你,为了我,为了那些可能会给你陪葬的人,希望你能顾好自己的性命,至于我的身份,等日后时机到了,你自然会知晓。”
说完,林君河便将头转了回去,开始打量起了前方的山峰。
一座大山。
一座大到足以通天的大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