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玄渾道章 誤道者-第兩百七十一章 摩形喚靈至鑒賞


玄渾道章
小說推薦玄渾道章玄浑道章
玉素道人看了长孙廷执一眼后,便就没有再多理会,注意力又转回到廷上。
此刻诸廷执看过了两本密卷后,对于如何运用这两个方法正各抒己见。
钟廷执道:“此法端得是另辟奇径,若是投入元夏,确有可能被其所接纳,从而引偏此辈之心志。”
崇廷执深以为然。
醫嬌 月雨流風
落筆東流 小說
若是一个意识近乎无有坏处,还可以看作是弥合缺陷的宝药,那么这等有利之物元夏人是不会拒绝的。
应该说是不会主动去排斥的,特别是这等东西还有一定可能提升自身的实力,那更没必要推出去了。
这样就有一个被元夏之人接纳的入口,也就等于有一个突破口。。至于怎么利用好这个突破口,这是下来可以慢慢考虑的事情。
不过最受大多数廷执看重的,反而不是这个,而是可以让寻常天夏人也进行自我心识补缺的法门。
此法虽然不及前一个方法来的上流,但却是最有可能给天夏带来变革的。
可以说每一个人的心识都是有缺陷的,哪怕修道人都要磨练心性,因为心灵意识藏在内里,所以并不直观,便是出了问题你也无法判别。
可一旦缺陷补充完整,就像一个孱弱之人变得更为强壮,拥有更强的抵抗之力,这样无疑能做到许多原先不能做的事情。
也即是说,这可以放大人的潜力。
这还不是强行提升,而是弥补你原本的缺漏。你还是你,但却是一个心灵强大的你。
这样不止是修道人能得益,收获更多的反而是寻常人。
占据天夏最多数目就是这些寻常人,这些人获得了好处,那对整个天夏都有着无穷裨益。
风廷执出声道:“天夏以往的呼吸只是调和身躯,反馈心识,但是单独弥合心识的却是无有,当是尽早推动此法门,让所有人都是得益。”
这方面其实不是没有,而是法门多数较为枯燥,而且你还无法直观看到锻炼的成果,那就更难了。寻常人连枯坐一会儿都未必坐得住,所以这等事更做不到。而这法门好就好在只要可以直接弥补,无需你自己去费力,那便可为多数人所用。
陈首执沉声道:“此事并非极为紧要,可以容后再谈,眼下先议妥对付圣者族类之事。”
诸廷执肃然称是。
这番廷议商议下来后,为确保不出纰漏,诸廷执拿出了数个对策,随后各自分头去做准备。
林廷执在从廷议退下来后,便即来到了摆放清天星盘的法塔之上,待来至高处,他在此间盘膝定坐下来。
若是这一次邹正另一个的自我没有被其感应到,那么他就会以根本道法推动这个法器,搜寻此人之所在,除非有上层干涉,否则其必然无法遁行,此人便是再了得,也不可能与整个天夏相抗衡。
虽然强行推动清天星盘会导致此物往后很难再用,但这其实也没什么大碍。
此器主要是为了对付内部敌人而存在,譬如以往的上宸天和幽城,但是元夏是外界敌人,真要攻到了内部,这些法器也起不到什么作用了,今后能用的机会不多,所以陈首执做决断时,没有一个廷执提出异议。
这刻舆图世域之中,张御气意化身心有所感,对邹正道:“义父,我将此事告知了玄廷,玄廷那边已经有所安排了,天夏诸位执摄当会蔽绝长者可能的干扰,诸位廷执也是开始布置了,义父什么时候出去,我们便可开始找寻义父另一个自我的下落。”
邹正想了想,道:“先不急,我若是突然出现,他也是会有所警惕,再等等,我也需要准备一些东西。”
与此同时,东庭南陆,东南方向上,伊初已然进入了地陆深处。
在两个纪历之前,他曾经在东庭过一段时日,可便是那个时候,他也不知道东庭地陆有广大。
浊潮每一次过后,都会进行一次扩张,可唯独东庭却是个例外,其本来似就是广大无边,又被浊潮所笼罩,以至于无法看清楚全貌,甚至连轮廓大小都无法分辨。只能确定,天夏如今占据的地点应当也只是很微小的一部分。
传说之中,有至高经过的痕迹残留在这里,就在密林之中,谁能得到,就可获得至高的眷顾。
这也是他从莫契神族那里听来得,不过并没有得到证实,这或许也是后来的伊帕尔神庭设立在这里的原因。
他在行走多日后,选择在一个土著部族之中停了下来。
这是因为他已然许久不曾感应到灵性回应,感觉这么漫无目的的走下去也不妥当。之前他在失去感应后,也是选择停留一段时间后才又是有所收获的,所以他也是决定在此住一段时日。
書店裏的骷髏店員本田
天夏人每到一个落后的地方,若是可以与当地居住交流,那么多半会教授当地人知识礼仪,传播先进的文明。他虽然不是天夏出生,但也乐于奉行这个做法。
嫡親貴女
并且他还是神异力量的人,与这些人有着天然上的共鸣,还很清楚这些人想要什么,故是他很快得到了这些土著的信任。
他没有去推翻土著信奉的神祇,因为在密林之中,没有这些异神庇佑,他们也对抗不了神异生灵和其他的异神。
他只是与这些土著部落一起打造房屋,捕猎猎物,教会他们各种工具的制作和如何蓄养大型牲畜。
由于土著所信奉的神祇没有排斥他,反而沉寂了下去,所以没用多久,他就得到了当地土著的信服。而在基本的生活有所保证之后,他这才开始教授天夏的知识,每天都过得非常充实。
在这么一段时日下来,在某一天中,他突然又生出某种灵性感应了。他朝着灵性所在的方向看了一眼,没有急着动身,而是先安顿好这些土著,并让这些时日中挑选出来的人代替自己主持局面。
他可是准备到时候把这些人带回东庭,继续沐浴天夏之光的,他可不希望自己的努力前功尽弃。
在把一切安排妥当后,他离开了此间,向着灵性感应的地方步行而去。
不过他很快就发现了一些异样,因为这个灵性感应时不时出现一下,完全不像之前的反应那样数个月乃至半年都不见有一回。
这是有人想引他过去。
他表面虽然看着高大健壮,可是心思实则非常玲珑,立刻意图拿出张御给他的玉符,不过当手快要触碰到玉符时,他动作一顿,最后还是没有与张御联络。
因为对方能向他传递灵性感应,那可能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在别人眼中,而不管怎么说,对方一定是抱着某种目的而来的,要是此等举动惊动了其人,导致其不再出现,那这个线索可就断了。
故他放弃了这等做法,大踏步跟了上去。
在数天之后,他伸手拨开遮挡视界的树枝,发现自己来到了一座大湖之畔,湖水呈现内凹的弯月形状,因为没有了林密的遮掩,阳光从上方照下来,波光潋滟,青天如洗,一阵阵微风从湖面上吹过来,带动阵阵水纹。
这本来应该是一片清爽美好的景象,然而湖畔两边却是密密麻麻趴着无数的虫豸,个个有一人多高,其背上甲壳高高隆起,八对足部紧紧扣住地面,腹部鼓胀,口器如钳,看着十分之狰狞,极具压迫力。
不过再看了看,发现这些虫子全是从石块上雕凿出来的,只是他看东西,不是看外表,而是看内里,虽能确定这些东西的的确确虽是死物,但给他一股异样之感,仿佛下一刻就能爬了起来。
他看了一眼,见这些虫豸石像往湖泊内凹处延伸进去,也就是朝着这条路走下去。
在这一路之上,他看到雕像产生了变化,不再是局限于虫豸,而是出现了其他生灵的形象。有一些他根本不认识,还有一些倒是认出来了,且不仅有此前莫契神族麾下的种族,还有伊帕尔神族的雕像。
这倒是让他有些意外,不过也没多在意。
不久之后,他走到了道路的尽头,见是一个石块垒砌起来的石堆立在湖泊边沿,上方有红布缠绕,风声之中,这些红布不停飘拂着。
“你来了,我知道你会来的。”
随着这个声音出现,从石堆背后走出来一个中年男子,他穿着仿若银丝织成的长袍,看着柔软光华,异常华贵,这个人眼眸深邃,仿佛深不见底。
若是张御在此间,就能看到这个人除了没戴那幅黑框眼镜,与自己养父邹正可谓一模一样,不过两者气质却是大相径庭,邹正身上有着许多天夏师教所具备学者气息,可这个人看着却是深沉莫测。
伊初看了看这人,道:“阁下是谁,既然等我来此,不准备自我介绍下么?”
中年男子缓缓道:“你可以叫我‘度诺’,或者‘诺’。”
伊初转了转念,这是一个灵性名字,他立刻听明白了,这是造物主的意思,他问道:“名字很伟大,阁下也是这么看自己的么?”
度诺道:“这只是方便你的认知,”
伊初道:“行吧,阁下引我到这里是为了什么呢?总不会来炫耀自己的吧?“他又看了看四下,道:“还是说为了炫耀周围这些东西?”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