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九星之主討論-934 陽春熙熱推


九星之主
小說推薦九星之主九星之主
莲花河流随风摇曳,从最北端的演武场,一路飘向了学校西南方位的教师公寓。
108室,是红姨给荣阳安排的临时住所。
当荣陶陶飘进屋里的时候,荣阳正坐在客厅沙发上,专心致志的拼着拼图。
图已经拼出了上半部分了,看得出来,这是荣阳与杨春熙的结婚照。
人靠衣装!
西装笔挺的荣阳甚是英俊,而穿着洁白婚纱的嫂嫂更是美得惊人,她一手挽着荣阳的手臂,笑靥如花。
“哥!”
“回来了。”荣阳分着拼图,头也不抬,一副很专注的模样。
荣陶陶:“跟我走。”
“哦?”荣阳心中疑惑,抬眼望来,“这么晚了,去哪?”
“你就跟我走吧!”荣陶陶一把拽起了荣阳的胳膊,架着他向外走去。
教师公寓的正北方,便是冰湖林景区域。
平日里,这里是大学情侣们卿卿我我的地方,此刻已经入夜,倒是空无一人。
夜色下的凉亭,静谧美好,顽强的松木柏树傲然屹立着,不畏严寒。
常年冻结的冰湖上,反衬着清冷的月光。
夜色里的冰湖林景,显得那样的寂静美丽。
被弟弟强行架出来的荣阳,走着走着,便看到了冰湖上穿梭的身影。
荣阳不由得心中一喜:“你们回来了!怪我,拼图太专心了。”
“小事儿,怪什么怪。”荣陶陶脸上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荣陶陶显然不是因为对话而感到幸福,而是在远处冰湖之上,荣陶陶正牵着妈妈的手,一边倒滑着、一边在冰湖上转圈圈。
可惜了,他不是花样滑冰选手,否则的话,他怎么也得整点活儿。
话说回来,荣陶陶原地开启雪疾钻,怕不是能直接得满分?
嗯…也容易钻进冰里去。
“抱歉,妈妈回来的比较晚。”徐风华笑着瞪了荣陶陶一眼,自顾自的挣开了荣陶陶的手,脚下一停,看向了荣阳。
“别这么说,妈,我知道发生了什么。”荣阳急忙开口说着。
对于荣陶陶和高凌薇经历的一切,荣阳虽然不知全貌、并未时时刻刻陪伴在荣陶陶身旁,但他也知晓个大概。
荣阳很为高凌薇担心,弟弟最终选择回来参加自己的婚礼,荣阳不知道是该感动,还是该自责。
他甚至想过推迟婚礼,毕竟人命关天,家人是最重要的,但却被荣陶陶强硬的拒绝了。
属于嫂嫂的婚礼不能再拖了,她同样是家人,她同样值得。
好在高凌薇以高凌式的身体出现,目前看来并没有性命之忧,这也是让荣阳唯一安心的地方。
荣远山笑着开口:“既然你什么都知道,那就验验货吧。对了,你没和春熙说吧?”
荣阳急忙摇头:“没有,淘淘特意叮嘱过我。”
“卡佳,给哥哥看看咱们的贺礼?”荣陶陶开口说道。
叶卡捷琳娜遥望着荣阳,脸上带着浅浅的笑意:“祝贺你,荣先生。”
荣阳连连点头,尽管他什么都知道,但是当贺礼真正出现在眼前之时,荣阳是有点懵的。
随着叶卡捷琳娜的精神交流,女孩身后远处的厚厚冰层之下,缓缓升起一颗巨大的龙首!
层层迷雾飘散开来,霎时间,本就唯美的夜下冰湖林景,更是犹如仙境一般!
“咕嘟。”荣阳的喉结一阵蠕动,仰望着巨大的龙首,如此庞然大物,真真震人心魂!
荣阳也见过更加庞大的晶龙、星龙,但见过并不代表就对其免疫了!
更让荣阳不知所措的是……
晶龙星龙都是国家的、是地方部队的,顶级将士们也只是拥有使用权罢了,且需要层层报备、层层审批。
而眼前这条雾龙,是弟弟专门送给他和杨春熙的!
淘淘说了,这条雾龙是新婚贺礼,也会成为侄子的宠物,陪伴孩子共同成长。
此等厚礼,恐怕也只有荣陶陶能送得出来了!
不可否认的是,华夏人对龙一直有着极其特殊的情感。
生存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一直以龙为图腾,更以龙的传人自居。
这是绵延了数千年的内心信仰,是深深埋于人们心底的崇敬与憧憬。
荣阳是懵的,换谁接到这样的厚礼,谁都的懵。
“哈哈,完美!”荣陶陶一巴掌拍在荣阳的肩膀上,“以后我侄子出门上学,身后跟着一条雾龙,我看谁敢欺负他!”
叶卡捷琳娜:“噗…呵呵~”
荣阳:“……”
谁敢欺负你侄子?
荣二叔,你侄子不欺负别人、不变得无法无天,我就算是烧高香了!
就连我这个当爹的,看到雾龙也犯怵啊……
话说回来,淘淘是私下里跟辰龙·付天策沟通,让杨春熙镶嵌的松雪无言+风花雪月+驭心控魂。
如此雪境三件套,各个都是让精神力最大化的,就是为了让杨春熙来控制这条雾龙。
如此一来……
“呵呵。”荣阳自嘲似的笑了笑,话语中略带调侃,“以后我可得对春熙好一点,否则容易被教训啊。”
我的妻子拥有一条龙?
家庭弟位妥妥的了~
“嫂嫂那么温柔,还能欺负你不成。”荣陶陶撇了撇嘴,“你看看大薇,她也有一条雷龙!
而且她都强势成什么样了?我不也活得好好的嘛~”
荣阳面色古怪的看着荣陶陶,世人皆知高凌薇锋芒极盛。
但荣阳可不是外人,他可太知道自家弟弟的能耐了,起码在实力方面,荣陶陶远比高凌薇更强势,甚至不怵这世上的任何人。
荣远山:“走吧,咱们回去好好休息,养足精神。”
荣陶陶:“老爸又饿啦?”
荣远山:???
你…说对了!
荣陶陶嘿嘿一笑,拽着哥哥向教师公寓走去:“对了,娘家人那边研究堵门呢,说是让咱们多准备点才艺,不然不让接新娘。”
不會吟唱的鳥
荣阳:“啊……”
荣陶陶:“别担心,实在不行,咱们直接用雾龙填满演武馆!
他们娘家人都是雪境魂武者,咱们这边可都是云巅魂武者,都有云巅之视开视野。
云山雾绕、浑水摸鱼!抢了新娘咱就跑!”
……
第二天一清早,荣陶陶就被付天策从被窝里拽出来了。
荣陶陶可是吓了一跳!
大早上的一睁眼,辰龙寅虎、丑牛午马等一个个壮汉围在床边,瞪着铜铃般的大眼睛,这谁能扛得住?
这群人是真够兄弟,工作任务再怎么繁重,婚礼当天也都赶到了,而且还是辰龙·付天策,寅虎·陈炳勋亲自带队。
“几点了还睡?接亲了!”付天策大声嚷嚷着,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公报私仇。
荣陶陶吓得抓着被子,赶忙道:“我还没穿衣服,你们先出去。”
付天策直接笑了:“你害羞个屁!这屋里谁还不是个带把儿的了?快点!”
荣陶陶:“放肆!怎么跟领导说话呢?”
付天策看着昔日里手下的兵,顿时气不打一处来,直接将荣陶陶的被子给掀了……
这得是公报私仇了吧!?
荣陶陶这类人接亲,自然是不能真的撞门的,否则的话,莫说是门了,整座演武馆都能被撞碎!
他也是万万没想到,接亲的路上不止一道门。
当荣阳带着十二团的兄弟们、荣陶陶,以及特意请来的摄像团队来到演武馆的时候,他们这才发现,自演武馆大门口,松魂娘家人就已经开始堵门了!
在李烈的带领下,雪小巫一双白嫩嫩的小手扒着玻璃门,眼巴巴的看着门外一个个人高马大的汉子,差点把众人的心都给融化了……
这门还怎么闯?
荣阳出手很阔气,一个劲儿的往门缝里塞红包。
雪小巫开心的满地捡钱,嘴里念叨着什么“烤地瓜”、“冰糖葫芦”之类的话。
李烈笑呵呵看着这一幕,也就没管那破碎成雾、顺着门缝钻进来的荣陶陶。
“诶?诶?”夏方然却是不乐意了,差点一道雪龙卷把荣陶陶送走……
大门大敞!
十二团队展现出了良好的战速素养,辰龙寅虎等人纷纷去跟教师叙旧,毕竟都是老战友了。
趁着教师们被拖住的机会,荣陶陶推着荣阳就往楼上跑
拍摄团队今天算是开了眼了,急忙扛着摄像机大步追,这亲接的,差点都录不着新郎的身影……
不出意外的是,在二楼楼梯口,荣陶陶看到了几只小魂。
荣阳手捧着花,下意识的脚下一停,荣陶陶却是直接开口:“全体都有,立正!”
一时间,棠蕉芒李下意识的立正站好。
“走啊!哥,你倒是走啊!”荣陶陶是有点懵的,因为他这一声令下,不仅小魂们立正了,荣阳也跟着一起立正了?
基因动了属于是……
荣陶陶顾不得许多,扛起荣阳就奔上了三楼。
出乎意料的是,三楼的门没关,但却好像关了。
因为斯华年就站在门口,脸上带着一丝玩味的笑意,看着杀上来的哥俩。
一妇当关!
荣阳突然开口道:“淘淘。”
“啊,哥。”荣陶陶看着不怀好意的斯华年,感觉情况不妙。
荣阳:“你下去吧。”
荣陶陶:“为啥啊?”
荣阳:“你在这,我恐怕是进不去这个门了。”
荣陶陶愣了好一会儿,好家伙~原来是我阻碍你幸福了?
他迟疑片刻,道:“斯教?”
“干嘛?”
“走嘛~我请你去吃早餐哦。”
“不去。”
“小笼包、小米粥、土豆饼、煎蛋烤肠、再来几碟小咸菜,啧~”荣陶陶抱住了斯华年的胳膊,眼巴巴的看着斯华年,“贼好吃,活活美死。”
此刻的荣陶陶,竟然跟一楼雪小巫的神情如出一辙!
《活学活用》
逐仙鉴 戮剑上人
斯华年抿了抿嘴唇,似乎心里有些动摇,被荣陶陶拽着前移了一步。
荣阳当即一个侧身,顺势就闪了进去,速度那叫一个快!
斯华年:???
就…就进去啦?
我让你回去准备才艺,你哥俩准备的挺充分啊?
跟我玩起兵法来了?
更关键的是,这一幕统统都被收入了摄像机中,斯华年突然有种想砸摄像机的冲动!
“呵……”屋内,突然传来了荣阳的长长叹息声,声音还带着微微颤抖。
荣陶陶转头望去,看到荣阳一手捧着花,一手捂住了嘴。
心靜如藍 小說
看到这一幕,斯华年的嘴角隐隐露出一丝笑意,暂时忘却刚才的不开心。
因为她知道,今天的杨春熙到底有多美。
同样,斯华年也看出来了荣阳眼神中那饱满的情绪。
“好了好了,回头再找你算账。”斯华年难得大度,迈步进了屋。
荣陶陶急忙跟了进去,却也傻傻的站在了原地。
事实上,荣陶陶已经见过哥哥嫂嫂的结婚照了,包括昨天晚上,他还亲眼看了拼图。
但是,杨春熙远比照片上的美丽一万倍。
不太合传统规矩的是,她并未坐在床上,也并未穿大红秀禾。
她就穿着洁白的婚纱,站在房间内部,长长的裙摆铺满了半间屋子,美丽的一塌糊涂。
并未戴头纱的她,尽情展现着自己姣好的容貌,明眸善睐,顾盼生辉。
她的手里同样捧着一束花,笑盈盈的看着荣阳,落落大方。
看似,她在等荣阳来接她。
但是她这般姿态,更像是在接荣阳?
屋内的大小石榴、杏儿和梨安安静静的站在一旁,满眼都是杨春熙的万般美好。
这位犹如春日般明媚的女子,真的能让人忘记北方雪境的严寒困苦。
除了象征性的堵了堵门的斯华年之外,荣阳进了这间屋子之后,没有任何人提任何难题。
“你来了。”杨春熙声音轻柔,笑着说道。
不知为何,简简单单的三个字,却是让沉稳的荣阳破了防,眼眶竟微微泛红。
荣陶陶心中万般感慨,他很了解荣阳为何如此情绪激动。
种种困难、种种苦难,在哥哥嫂嫂日夜相伴的日子里,早已经考验了两人太多太多次了。
时间,距离,甚至是死亡线上的徘徊聚散。
度过了一切的一切,终于,他还是走到了她的面前。
绝世神王在都市 雪芍
亦或者,就像杨春熙表现出来的姿态一般,是她走到了他的面前。
荣阳迈开了脚步,在杨春熙的身前,半跪了下来,将花束递了上去:“我们特意没穿雪燃军装。”
杨春熙笑盈盈的接过花束:“所以?”
荣阳拾着杨春熙的玉手,拽到嘴边的同时,单膝跪地也改成了双膝跪地。
杨春熙面色嗔怪:“阳阳。”
荣阳低下头,在她的手背上轻轻一吻。
一旁,高凌薇见证着有情人终成眷属,脸上也带着幸福的笑意,隐隐的,她感觉有一道目光投来。
高凌薇转头望去,当即看到了荣陶陶那明亮的眼神。
与哥哥嫂嫂一脉相承的是,弟弟妹妹同样也是双向奔赴。
高凌薇的目光并未躲闪,只是静静的看着荣陶陶,薄唇比划了一个口型:我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