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大叛賊 愛下-第一千四百三十八章 哈密展示


大叛賊
小說推薦大叛賊大叛贼
唐全。
三月的春风在北方依旧有些冷,唐全穿着厚厚的大衣从京师南部的丰台马家铺登上了西行的专列。
2LJK
在几日前,唐全正式卸任了他在右军都督府都督同知的职务,如今他新的职务是大明西域建设兵团的提督,同时他的军衔也由少将晋升为中将,不过相比之前他陆军少将的制服而言,新的制服左胸上多了一块银色的盘龙标记,而这个盘龙就代表着建设兵团。
自当年桐庐之战,唐全身负重伤,从而落下了残疾。现在的他左腿有瘸,右眼几乎无法视人,就连右手的无名指和小指也少了一截。
这些残疾如在平常人身上恐怕早就自哀自怨了,但对于唐全来说这些正是他为大明立下的功勋,也正是因为这些伤唐全才为自己挣到了二等伯爵的荣耀。
虽然因为伤残唐全无法和以前那样上战场,不过唐全却身残志坚,这些年在总后勤部干的极为不错。
假如说对于一个在战场上的将军来说,所谓善战者无赫赫之功,而对于唐全这个名义上的将军而言同样也是如此,他在朝中虽然声名不显,可能够十几年如一日,把大明军方的总后勤部管理得井井有条,从这点来说足以看出唐全的本事。
如果没有意外的话,唐全或许会继续在这个位置上坐下去,或者过个几年再晋升右都督或者左都督,从而彻底成为总后勤部的一把手。
随后,等任期满后,唐全也差不多可以告老退休了,回家享受几年安逸的生活,或许在夏天的时候坐在院子里的躺椅上,喝着茶摇着蒲扇给孙儿们吹嘘爷爷当年的经历,感受着那短暂却又如此难忘的战场岁月。
这是唐全给自己设想的未来,也是他早就已经接受了的事实。但他怎么都没想到,他这么一个残疾军人居然有朝一日能够再一次入了皇帝的眼,使得唐全从总后勤部的工作中脱身,再一次有了领兵的机会。
当不久前朱怡成召见唐全,询问他是否愿意去西域建设兵团当提督的时候,唐全先是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紧接着就毫不迟疑地一口答应。
虽说他这十多年来一直在搞后勤,可在唐全的心中重上战场的的念头一直挥之不去。朝廷要组建西域建设兵团这件事唐全很清楚,毕竟建设兵团的组建许多工作都需要总后勤部进行协助,而唐全作为都督同知就是直接负责人,他当然明白西域建设兵团是怎么回事。
在唐全看来,虽然西域建设兵团不是正规兵团,其成员组成大多都是后备役和普通百姓,而且建设兵团在西域的主要任务除了部分协助军方之外更多的是对地方的建设和开拓。
超清秀的萌惠裏醬
可就算是这样,这对于渴求再上战场的唐全也是一个天大的机会,唐全如何会拒绝呢?
在征求唐全的个人意见后,朱怡成就决定把这个职位交给唐全。唐全领命后回到家高兴地喝了三大杯酒,整个人兴奋的一晚上都没睡着。
接下来的日子里,唐全用最快速度交接了总后勤部的工作,然后安排启程前往西域,当他踏上专列的踏遍时,唐全下意识地回头看了一眼已早就看不到的京师方向,带着笑上了专列。
两天后,唐全的专列抵达大同,大同官员闻讯前来为唐全接风。
我居然認得上古神文 三個皮蛋
不过唐全并没有赴宴,他让人转告地方官员,他这一次过大同只是途径,而且身为军人同地方官员接触不便,从而拒绝了对方的好意。
在大同稍休息一日,唐全就带人启程继续向西北而行,等到达镇远城的时候,已经是五月下旬的时候了。
镇远城……不!现在的镇远城已经换了新的名字,这个名字是哈密。
哈密是前明的称呼,在南宋末年,此地是西域哈密国的所在,后来大明驱逐蒙古人恢复中原,成祖时一路西进,一口气打到了西域,诏封当地哈密国王安克帖木儿为忠顺王,两年后正式在此设立哈密卫。
现在,大明恢复镇远旧称,重称哈密,以此城为西域东部咽喉,进行驻兵驻民。
现在的哈密城相比去年的时候要繁华许多,大明拿下哈密后这地方就成了大明的重镇,十几万军队再加普通百姓和来往的商团等都在以哈密为中心的数百里区域内,而现在朝廷新建西域建设兵团,哈密又成了建设兵团的驻地。
“将军,岳帅和林帅出城在前迎接!”
唐全一行离哈密还有三十里地,远远依稀能看见哈密城的轮廓时,一骑快马而来,这是唐全派出去的斥候。
虽然这一带已是大明的控制范围,但西域地广人稀,唐全军人出身自然明白行军的道理,所以自从山西进入河西走廊后,唐全一行就按军队行军方式,大部队出发前后都有斥候在侧,不仅是为了查探道路情况,同样也是避免意外发生。
“扶我下来!”唐全听到斥候回报,想也不想就对身边的副官说道。
“将军,您腿脚不便还是……。”
唐全也不说话,直接用眼角看了眼副官,副官顿时把后面的话咽了下去,扶着唐全从车上下来。
唐全拄着拐杖,冒着风沙向前行去,身边是副官和护卫,走了一里多左右,就看见岳钟琪等人在远远等着,唐全笑了笑,举起拐杖冲着岳钟琪他们方向挥舞了下,随后继续向前。
網遊洪荒之神兵利器
“我说老唐,你这是在干嘛?”岳钟琪和林建章见到唐全的队伍后主动迎了上来,等到了近前居然看见唐全一瘸一拐地走路而不是坐车,林建章当即下马快步上前,一把就搀扶住他。
鄉村小仙醫 小說
“呵呵,岳帅和林帅远迎,我如何能安坐马车?自然当安步当车才是。”唐全笑着说道。
“你呀你,你这不是打兄弟我的脸么?”林建章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早知道这样他和岳钟琪倒不如直接早些迎过去的。
从军衔来说,岳钟琪和林建章都是上将,而且岳钟琪是西北统帅,林建章是副帅,两人的爵位一个是公爵,一个是侯爵,无论从那方面来讲都远高于唐全。
可唐全是谁?别说岳钟琪了,就连林建章在大明军中的资格也没唐全老,当初唐全当朱怡成亲兵的时候可是和董大山平起平坐的,就连王东的职位也没唐全高。
如果不是因为受伤至残,唐全也不会在后勤的位置上一坐就是十几年,至于爵位就更不说了,人家的二等伯爵位可是用救驾之功换来的,面对唐全这个老军头,林建章等哪里敢拿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