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言情小說 踏星 txt-第三千三百零七章 玉蝴蝶讀書


踏星
小說推薦踏星踏星
转眼,三年过去了,这三年里,陆隐不断寻找唯一真神他们,却就是找不到。
昔祖同样找不到,唯一真神,原起老怪他们就跟失踪了一样。
尽管他们看到了宇宙边界,但整个天元宇宙依然非常大,难以完全搜遍。
而这三年内,在天上宗的把持下,各个平行时空节奏远比三年前更快,所有材料习惯性分解,往天上宗运输,一旦发现新的材料,都会有人第一时间分析,然后上传天上宗。
能量源,机甲,微阵武器等需要的材料太多,他们本以为难以完成陆隐的任务,但随着越来越多的材料送来,他们也越来越有信心。
集合众多平行时空资源,其庞大,即便祖境都瞠目结舌,尤其不断有新的平行时空被发现,一经发现,立刻搜索资源。
没有平行时空可以与天上宗对抗,整个宇宙目标很简单,资源,资源,还是资源。
如果说灵化宇宙以其统一的修炼模式,诞生无数强大修炼者,那么天元宇宙就用耗尽其资源,结合资源对抗这个庞然大物。
仙 帝 歸來
虽说是竭泽而渔,但没办法,不这么做,一旦天元宇宙战败,整个宇宙都没了,更不用说资源。
这一天,刚回到天上宗的陆隐得到汇报,六方道场被屠戮,血流成河。
这个消息引爆了天上宗。
六方道场已经不仅仅是六方道场那么简单,更是天上宗培养修炼者的地方,当初六方会武,可是有一大批年轻精英在那。
陆隐得到汇报后第一时间去了六方道场。
此刻,六方道场血流成河,尽皆被屠戮,血气冲天。
陆隐看着眼前虚向阴的尸体,脸色前所未有阴沉。
周围聚集了很多人,大气都不敢出。
正前方,食圣单膝跪地,咬牙,脸色涨红,青筋外露。
“为什么离开?”陆隐语气冰冷。
六方道场必须有祖境强者坐镇,如今坐镇六方道场的就是食圣,但六方道场被屠杀时,食圣不在。
食圣握拳:“回陆主,我儿重伤,所以赶回去看看。”
陆隐随手一挥,将食圣震飞,砸在地上。
食圣吐出口血,艰难爬起来,依旧单膝跪地,不敢有丝毫怨气。
陆隐眼睛眯起,扫过整个六方道场,无一活口:“是谁做的?”
“不知。”食圣咳出口血回道。
陆隐目光扫过周围人。
却无人知晓。
陆隐周边,流光小船出现,随手一挥,穿梭岁月长河,他倒要看看什么人屠戮六方道场,不可能是唯一真神,原起老怪他们,他们不至于对六方道场这种小地方动手,要屠戮也应该是有祖境的地方,更不可能放过食圣。
画面不断穿梭,如今的流光小船已经不是可以回看多少秒的问题,毕竟陆隐可是能横渡岁月长河的。
一个个画面闪过,忽然的,陆隐看向一个画面。
画面内正是一个学生被屠杀的过程。
而整个画面只看到流光飞舞,玉色,很美丽,带走了那个学生的头颅,染红了虚空。
紧接着,不断有画面出现,陆隐平静看着,看到的都是血色,只有一道道玉色的流光,鲜血都未能将其染成红色。
忽然的,陆隐看到了虚向阴。
虚神道院,虚向阴背对着画面,只见玉色闪过,他缓缓倒地,死亡。
陆隐挥手,流光继续穿梭,就看这一个画面。
画面不断闪过,前,后,他都看了多次。
是一个年轻人,以玉色的流光屠杀了整个六方道场,而第一个被杀的就是虚向阴。
虚向阴拥有毙虫虚神,实力堪比半祖,那个年轻人并非正面击败他,而是靠偷袭,可耻的偷袭,杀了虚向阴,紧接着屠戮整个六方道场。
陆隐脸色阴沉至极,盯着画面中那个年轻人。
“他叫于冷。”有人开口,此人当过六方道场导师,在两年前离开,一眼认出那个年轻人。
“我想起来,此子是六方会武探索境层次的精英,进入六方道场修炼,起初进度很快,但为人冷漠,常常被欺负,虚向阴前辈还帮过他几次。”又有人道。
陆隐静静听着,了解了这个叫于冷的年轻人。
但综合所有人的说法,此人连狩猎境都不到,凭什么杀虚向阴?六方道场即便没有食圣,也还有不止一位半祖坐镇,但那些半祖都死了。
足足四个半祖,就包括虚向阴。
这是自与永恒族一战后,天上宗执掌宇宙遭遇的最大血案,最离奇的就是那个年轻人凭什么屠杀六方道场。
那道玉色,必然是那道玉色流光。
陆隐不断看着岁月长河画面,不断回溯,所有人都陪在这等。
期间,虚五味来了,然后弓圣也来了。
值得一提的是白望远逃离了轮回时空,在当初与永恒族决战第二厄域的时候就消失了,他知道陆隐不会放过他。
而对于此人,陆隐也下令天上宗追杀,生死勿论。
岁月长河,画面定格,陆隐盯着画面,于虚空绘出图案,是一个虫子,玉色,看起来精致漂亮,形似蝴蝶,在一个年轻人指尖飞舞。
那个年轻人就是于冷。
他独自一人站在虚神道院,痴迷的看着指尖,避开所有人,但他避不开岁月长河,这一幕终究被陆隐找到。
陆隐看着那个玉色的蝴蝶,就是这东西屠杀了六方道场?
一个探索境的小家伙,即便得到再强大的外物也不可能杀死半祖。
他当初就算再怎么提升外物,也不可能在探索境杀死半祖,那是完全不同的层次,但这个于冷做到了,他凭什么?那个玉蝴蝶究竟是什么?
蝴蝶,不会与天恩有什么关系吧,不对,天恩已经死了。
“对这个于冷,你们有什么了解?尤其是这个玉蝴蝶。”陆隐问。
身后,有人奇怪:“怎么会是玉蝴蝶?当初他与虚神时空的虚康对战,被逼的用出了一种虫子,应该就是他得到的传承,但那个虫子是类似蜻蜓的东西,玉蜻蜓才对。”
又有人道:“我也想起来了,那是三年前,当时不少人惊奇,这个于冷靠着玉蜻蜓打败了虚康,在六方道场还引起轰动,后来此人数次被虚康那伙人挑战都没再用玉蜻蜓,忍了下来,可这玉蝴蝶又是哪来的?”
“据说来自一个圆形的球体,那个球体由很多小圆球构成,玉蜻蜓就来自其中一个小圆球。”
“莫非,这玉蝴蝶来自另一个小圆球?”
“不可能吧,如果这样,此子到底会有多少虫子?”
雄霸南亚
陆隐目光冰冷:“传令天上宗,发布所有平行时空,全力抓捕于冷,此子或许会易容,凡看到玉色虫子的一律抓起来。”
他数次利用易容瞒天过海,不保证这个于冷没有相同的手段。
易容可以,但这种玉色的虫子却无法隐藏,战斗中也没机会让他隐藏,除非不用。
就在陆隐命令下达不足十天,一个个汇报传入天上宗,都是发现玉色虫子的,来自不同的平行时空。
这个现象让陆隐有不好的预感。
很快,有人被带来天上宗,是个四五十岁样貌的大汉,锁着铁链,带到陆隐面前。
大汉桀骜不驯,但在看到陆隐的一刻,也畏惧了起来。
“虫子在哪?”陆隐看着大汉。
大汉咽了咽口水,目光凶厉,看向陆隐:“我没错,别人想抢我东西,我就杀了他们,我有什么错?陆主,试问如果这种事发生在你身上,你会不会反杀?”
陆隐平静:“我在问你,虫子在哪?”
大汉还想说什么,下一刻,铺天盖地的威压令他天旋地转,一口血吐出,颤颤巍巍自凝空戒取出了玉色圆球。
看着这个圆球,陆隐目光陡睁。
这个圆球正如六方道场导师说的,以不同的小圆球组成,整体是一个大圆球,看起来颇为精美。
大喊喘着粗气,对陆隐的畏惧发自骨子里,摸着圆球,小心敲打其中一个。
不一会,小圆球内爬出一个玉色的蜻蜓。
玉色蜻蜓小心爬到大汉手上,摩擦着翅膀,发出清脆的响声。
在陆隐目光中,这个玉色蜻蜓构造一清二楚,通体玉色,并没有生物的五脏器官,但为什么可以存在?而且确实是生命。
大汉小心控制玉蜻蜓朝着陆隐飞去,最终降落在陆隐手上。
陆隐打量着玉蜻蜓,这东西一捏就碎,但那是相对他,启蒙境修炼者都未必能捏碎这个玉蜻蜓。
下一刻,玉蜻蜓竟想吞噬陆隐的力量。
高中事變
陆隐挑眉,这个生物对于他来说如此渺小,连蝼蚁都算不上,却居然妄想吞噬他的力量,毫无怯意,这就是玉蜻蜓的能力?
“还有吗?”陆隐问。
大汉颤声道:“有,这些小圆球内都能出现各种虫子,但我只能控制这个,还没修炼到控制下一个虫子的程度。”
陆隐任由玉蜻蜓飞回大汉手中的圆球内:“去修炼,我要看到所有的虫子。”
大汉不明白陆隐想做什么,他只能照做。
在大汉被带走十数天后,又有人被带来,一模一样的圆球,一模一样的虫子,此人比大汉还差一些,玉蜻蜓都不太受控,但总归没有反噬其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