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 日月風華-第一千零三章 艱難的抉擇鑒賞


日月風華
小說推薦日月風華日月风华
秦逍远远观望那边的情况,从局面上看,狼骑兵已经处于绝对的上风,贺骨人的守军主力恐怕已经被狼骑兵清除大半,眼下只是少部分的兵马负隅顽抗,甚至已经难以组织起有效的抵抗。
毫无疑问,对贺骨人来说,这是一场前所未有的大灾难。
秦逍心下感慨,暗想铁瀚能够称雄大漠,果然是名不虚传。
在此之前,谁都没有想到出兵直取贺骨人的心脏,铁瀚却能够在贺骨军主力南下之际,趁机出手,时机掌握的恰到好处,和自己的计划竟然是不谋而合。
只是双方的目的却不同。
秦逍袭击汗帐,欲图擒拿挛鞮可敦,最终的目的是迫使贺骨人从罗支山撤军,甚至逼迫双方达成休战的协议,从而保存锡勒部族的力量。
秦逍终归是唐人,考虑事情的立场自然是站在大唐的利益。
大唐已经不复当年之强盛,甚至出现群狼环肆的局面,北方的杜尔扈崛起,即使有北方四镇戍边,但依然是对大唐威胁的存在,在秦逍的战略中,如果漠东部族能够保存实力,拥有与漠南图荪人抗衡的力量,当然能够阻止铁瀚的扩张,亦可起到牵制的作用。
如果锡勒诸部衰弱,被狼骑兵涌入漠东大草原,甚至将漠东诸部踩在脚下,那么铁瀚的实力将大大提升,真要到了那个时候,大漠诸部将成为大唐最强劲的敌人,而铁瀚野心勃勃,壮大实力之后,也必然会将马刀挥向大唐。
秦逍从没有忘记自己的初衷,那便是杀回西陵,将李陀一党斩杀自己的刀下,如此才能为黑羽将军和众多遇害的兄弟报仇雪恨。
于公于私,他都不能让铁瀚成为收复西陵的障碍。
在同一屋檐下
而铁瀚这次出手的目的,秦逍自然也清楚,一旦被狼骑兵活捉挛鞮可敦和贺骨汗,那么整个贺骨部便将屈膝在杜尔扈的脚下,铁瀚征服漠东的道路将从贺骨部开始。
杜尔扈部本就实力强盛,若是收复贺骨部十余万之众,再拥有铁山,无疑是如虎添翼。
只是秦逍倒是没有想到,铁瀚的出手竟是如此果断干脆。
细细一想,却也能够想明白。
锡勒三部虽然互相争杀,但好歹整个漠东地区都是在锡勒人的掌控之中,当所有人都以为杜尔扈部日后侵袭漠东会从最硬的真羽部开始之时,他却出人意料地趁机吞并贺骨部,不但是打了贺骨部一个措手不及,整个漠东也会被打个措手不及。
一旦控制铁山,铁瀚的手便伸进了漠东,而且锡勒三部被吞并其中一部,整个锡勒人的实力自然是遭到重创,锡勒人三部为首的漠东诸部联合起来抵抗退图荪人的机会都没有,铁瀚再想吃掉真羽部和步六达,自然也就容易得多。
厮杀声兀自不绝,守卫铁宫的贺骨武士也确实如同传言中那般异常坚韧,虽然三面受攻,却依然殊死抵抗。
秦逍再不多言,调转马头,飞马赶回。
突牙吐屯见秦逍安然回来,松了口气,迎上问道:“情况如何?”
“贺骨部的守军已经溃败。”秦逍神情凝重,“袭击贺骨汗帐的是杜尔扈的狼骑兵!”
突牙吐屯大吃一惊,失声道:“狼骑兵?”显然也想不明白狼骑兵怎会突然杀到漠东来。
“我观察了一下,这只狼骑兵的兵力并不算多。”秦逍道:“也许是为了害怕走漏风声,都是挑选的精锐狼骑兵,有数千之众。现在他们正在攻打铁宫,攻势极猛,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天亮之前,他们可能就会攻破铁宫。”
铁宫虽然是巨石修筑的宫殿,拥有厚重坚固的宫墙,但毕竟规模太小,甚至都无法与大唐任意一座县城相提并论,毕竟铁宫里面居住的是贺骨汗族,人数不多,不似大唐人多物博,用不着修建大型的宫殿。
突牙吐屯神情凝重,望向远方火红的天幕,微一沉吟,才向秦逍问道:“我们该怎么办?”
“我正要和吐屯商议。”秦逍示意突牙吐屯跟自己到了边上,这才道:“吐屯,如今的情势,和我们事先的计划完全不同,现在摆在我们面前的有两条路。”
“你说。”
“我们立刻撤军,原路返回。”秦逍道:“狼骑兵袭击贺骨汗帐,消息很快也会传到罗支山,罗支山的贺骨主力兵马得到消息之后,必然会迅速撤兵,回援汗帐,如此一来,我们不费一兵一卒,杜尔扈狼骑兵就帮我们解了罗支山之困,后面的事情,就是贺骨人和狼骑兵的事情,贺骨主力骑兵返回铁山,是与狼骑兵决战,还是跪伏在杜尔扈人的脚下,那就不是我们能控制得了。”
突牙吐屯颔首道:“还有一条路是什么?”
“全军准备,立刻杀过去,击溃狼骑兵。”秦逍正色道:“我观察过那边的状况,狼骑兵虽然取胜,可是在我们赶到之前,他们已经与贺骨守军发生过惨烈的厮杀,现在的狼骑兵锐气已消,无论人还是马,体力消耗都是巨大,我们这时候如果杀过去,有七成的把握能够击溃他们。贺骨守军已经溃败,如果我们击溃狼骑兵,那么躲在铁宫之内的挛鞮可敦和贺骨汗就是掌中之物了。”
突牙吐屯皱眉道:“攻击狼骑兵?这…..这只怕不能。真羽汗多年来一直避免和图荪人发生冲突,就是担心铁瀚找到借口出兵真羽草原,如果我们现在去攻击狼骑兵,真羽部和杜尔扈人立刻就成为了死敌。”
“吐屯,杜尔扈人这次袭击贺骨汗帐,难道需要什么借口?”秦逍不屑笑道:“是否出兵,从来不是因为借口,而是因为实力。杜尔扈人一直没有轻易侵袭真羽部,不是找不到借口,而是他们的实力还没有壮大到足以吞并真羽部。”
突牙吐屯道:“你说的有道理,只不过……!”神色犹豫,显然是不愿意与狼骑兵发生直接的冲突。
“吐屯,我刚说过,铁瀚一直不敢对真羽部动手,是因为他们的实力还不足以吞并贵部。如果哪天他们养的又肥又壮,如同草原上的一头狮子,那么铁瀚就一定不会心慈手软,到了那一天,真羽部想要避免战争也是不可能。”秦逍凝视突牙吐屯道:“这个道理,吐屯应该明白。”
突牙吐屯点头道:“你说的不错,其实我们也一直防备,担心那一天会到来。”
夏日時光機·藍調
“恕我直言,也许那一天近在咫尺。”秦逍神色冷峻,缓缓道:“如果这次被他们抓住挛鞮可敦和贺骨汗,贺骨部立刻群龙无首,再加上铁瀚的强大实力,贺骨部屈服于铁瀚几乎是可以断定的结果。”
突牙吐屯神色凝重,似乎想说什么,却没发出声音。
“贺骨部一旦被征服,铁瀚就多了十几万部众,而且控制了铁山,拥有草原上最锋利的贺骨刀。”秦逍叹道:“吐屯,接下来铁瀚的兵锋将指向何处,想必你心中一清二楚。”
突牙吐屯握起拳头,冷笑道:“铁瀚既然对贺骨部下手,也就表明他已经准备进攻漠东,控制了铁山,下一步自然是要夺取真羽部的战马。”
“不错,所以贺骨部跪在铁瀚脚下的那一刻,便是真羽部大难临头之时。”秦逍道:“而那一刻近在眼前,甚至就在天亮之前,所以在我看来,挛鞮可敦落入狼骑兵之手的那一刻,迎来灭顶之灾的不仅仅是贺骨部,还有真羽部甚至步六达部。”目光锐利,盯着突牙吐屯的眼睛道:“我不知道吐屯如何想法,但如果我是一名真正的真羽人,就绝不会让挛鞮可敦成为狼骑兵的阶下之囚。”
突牙吐屯情绪顿时有些焦虑起来,闭上眼睛,似乎在纠结什么。
“吐屯,时间并不多。”秦逍道:“虽然塔格给了我统领兵马之权,但我毕竟是一个唐人,此事也关乎到真羽部的生死存亡,我无法为你们作出决定,也承担不起后果。我只能向吐屯说明现在我们可以选择的道路,是立刻撤军还是杀过去击溃狼骑兵,一切全凭吐屯做主。当然,无论吐屯做出何样的决定,我都不会反对,出现任何后果,我也将和吐屯一起向塔格领罪。”
十月鹿鳴 小說
突牙吐屯从没有想到有朝一日自己竟然变得如此重要,自己的决定直接关乎到真羽部的生死存亡。
可这样的抉择非比寻常,无论如何选择,都可能带来极为严重的后果,他一时之间犹豫再三,迟迟无法做出最后的决定。
“吐屯,我觉得神灵一直在庇佑真羽部,更是一直在庇佑塔格。”秦逍道:“如果我们没有穿过黑水泊,恰好在狼骑兵袭击贺骨汗帐的时候赶到这里,我们甚至都无法做出抉择。神灵给了真羽部一次可以改变局面的机会,也许我们该把握住,如果错过,也许会受到神灵的惩罚。”
“向恭,这样的抉择,我很难做出来。”突牙吐屯道:“你说的没有错,也许这真的是天神给我们的机会。”犹豫一下,才道:“你稍等片刻。”催马回到队伍那边,却是将手下的俟斤等部将们召集起来,十几人下了马,走到一旁商议。
秦逍看着一群人在争论什么,却也知道,自己终归是局外人,身为真羽人,主动去攻击草原上最强大的杜尔扈狼骑兵,无论是谁,都无法轻易作出决定。
他也知道,这种时候自己最好不要参与其中,毕竟事关重大,在这些真羽人的意见没有达成统一之前,自己即使下达命令,真羽骑兵也绝不会遵从自己的军令。
片刻之后,争论声渐渐消失,众人似乎已经达成了决议,随即见到突牙吐屯快步走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