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言情 天阿降臨 煙雨江南-第929章 伐了個木讀書


天阿降臨
小說推薦天阿降臨天阿降临
火是最初的能源,有了火,人类的历史进程从此改写。
完成了生火的壮举后,开天就趴到了地上,累得如同一条死狗,甚至连死狗都不如。
楚君归无语,又切下几段树皮,将这些一米见方的树皮铺在地上,招呼开天过来吃饭。在开天努力消化着除了纤维以外的物质时,楚君归详细问了开天生火的原理。
现在的开天已经不是当初那个懵懂的小生物,它也是经受过严格科学训练的高等生命,又有着自身基因传承得来的知识,于是解释得深入浅出。简单点说就是,通过临时构成眼睛的细胞进行特殊的排列,从而由细胞的生物电激发能量场,当能量场达到临界值时,一道高能光束就这么产生了。当然,如果再细分的话,这些细胞还有诸多分工,有释放电能的,有进行能量场转换的,有监测的,有进行磁约束的,而感光、扫描等基本功能也还在。
楚君归听完宛如科学论文般的长篇大论后,心中就一个想法:“这个我也行啊!”
他伸出手,意识到处,手心处的肌体细胞开始变化,一批批新的细胞生成,然后大量营养物质被调集过来。
楚君归手心上先是出现了几个散乱的斑点,除了温度高了点,没什么效果。试验体也不气馁,继续调整,反正这里是真实梦境,只要想得到,就做得到。
很快,那几个散乱斑点变得整齐了些,九个点排成一个正方形,仍是没什么效果。
楚君归继续调整,这次斑点拉长,变成三角形,温度提升到了60度,也就这样。随后三角形变成嵌套棱形,反而变成了57度。
如是反复调整,若是有人看到这一场景,就会看到一个**男人坐着,对着自己的左手发呆,面前摆着几张切得方方正正的树皮,上面蒙着一层淡淡雾气。
惡魔の默示錄——LUNATIC少年院
一个小时过去了。
楚君归已经不知道调整了多少次,心中构建了上百个模型,又一一废除。现在他手心处的花纹已经变成了螺旋装,宛若星云。而随着供能细胞再一次释放能量,这些花纹迅速点亮,散发出濛濛的红光,道道螺纹上出现强烈辐射,在手心上方的某个点汇聚。
一道光芒闪过,楚君归手心上方突然出现了一朵火苗,就那样凭空燃烧。
开天浮出数只眼睛,盯着这团火苗,无比震惊。
火苗是淡蓝色,温度只有三四百度,和真实世界的酒精火焰差不多。不过这是一个起点,走向无限可能的起点。
楚君归手心中的星云纹路慢慢淡了下去,意味着内部诸多专门为此而生的细胞已经回收,重新转为普通细胞。在星云纹路下,那些新生成的肌体其实可以视为一个新的器官了。
楚君归意识中形成了一个新的组件:能量应用0.1a,并且在组件下出现分支,基础热能。
这个组件具体表现就是星云纹路和它附带的一系列肌体组织。和政治、战术欺骗等知识型组件不同,能量应用属于加载型组件,并且需要的加载位是恐怖的210。这类加载型组件不光需要肌肉记忆,还需要对身体部分结构进行特殊的强化和调整,从而最大化的发挥组件威力。比如一个重量级拳手和马拉松选手,身体的锻炼和强化就截然不同。
能量应用过于特殊,还是楚君归自主生成的第一个大型加载组件,因此虽然只能产生一点低温火焰,但是需要的加载位,换句话说,需要的身体改造幅度,已经远远超过了此前各个组件的总和。
现在楚君归整个身体能够承载的组件总量也就是320,加载了能量应用后,只能再勉强装下一个基础近战格斗,其它的就再也放不下了。不过那些什么机枪格斗、战机格斗之类的在真实梦境中也用不上。
当星云纹路完全消失时,能量应用组件已经卸载完毕。加载和卸载的过程差不多,都需要半个小时左右。
看着已经恢复如初的手心,楚君归心底也有隐隐的激动。现在的能量应用还十分初级,然而每个组件最初时都是这样,最终随着不断优化,威力会不断增强,所需加载位也会下降。到了那时,这个组件就会脱胎换骨。
楚君归已经好久没有用到过加载位了,一直以来需要他个体战力的地方其实不多,更多时候他是在凭借头脑在和敌人周旋,到了后期,楚君归更是凭借雾族的头脑和雾族的身体把联邦打了个落花流水。现在进入真实梦境,所有人工造物全被剥离,赤条条地扔进一个陌生的世界里,压力之下,楚君归才发现原来连自己的身体还有许多潜力可挖。
此时开天已经把几块树皮都变成了纤维,楚君归立刻熟练地把纤维直接织成了衣服,连织布这一道工序都省了。
进入真实梦境整整2小时后,楚君归就穿上了T恤和七分裤,并且有了一副露指手套。
有了基本衣物后,习习吹来的小风就再也感觉不到寒冷了,热量散失都被衣物挡住,看来这也是真实梦境中独特的部分。
楚君归拍拍身上,基本防御有了之后,接下来就该是工具武装和营地了。他抬头看看天空,空中有一轮浅蓝色的太阳,和4号行星的太阳有些类似。除此之外,天空中还有一轮占据了小半个天空的行星,以及另一个虽然小了些,但也比母星月球要看上去要大的行星。
“这是在一颗气态行星的卫星上吗?”楚君归隐隐有着猜测。
从过去两小时太阳的移动来看,这里的一天是20个小时,白天12小时,夜晚8小时。由于气态巨行星的反光,这里夜晚也有一定光照,天色在早晚各一个小时的晨昏时间能见度相当不错。
还有6个小时天就黑了,黑夜总是有这样那样的危险,其中寒冷就是一项。最终一批探索真实梦境的倒霉蛋中,就很是有几个白天不盖房,在夜里围着篝火睡觉的蠢货,然后死在了深夜的严寒中。
和楚君归不同,开天就一点都感觉不到冷。
通过观察开天,楚君归就大致明白了是怎么回事。真实梦境的物理规则和现实不太一样,这里的空气和一应物质导热性极强,并且会通过能量场的方式吸收热量,所以一阵小风就能带走大量热量。而人类的身体构造都是对应的母星环境,所以在这里就格外的不适应。
而开天是雾族,雾族的本质是单细胞生命,防御都是做到了细胞上的,不吹到细胞核上就没事,所以才能不受寒风影响。
接下来就是砍树,这里的树也是能燃烧的。有了火,就有了一切。
要想砍树,先得准备工具,楚君归可不想把宝贵的加载位浪费在进化出一排能啃树的牙齿上,能挠树的指甲也不行。
他对几种板岩和页岩的物理性质已经有所了解,于是捡了几块,放在那种特别坚硬的巨大卵石上开始敲打。在砸废了几块之后,楚君归终于掌握了这种岩石的物理特性,成功砸出一个漂亮的斧刃。然而再拿一根树枝,斩开一端,夹住斧刃后用纤维绳绑好,就成了一把相当不错的石斧。
楚君归掂了掂手中石斧,人类就是有了这东西后,才开始在母星中称王称霸的吧?
这么原始的石斧自然不能指望它担当什么重任,楚君归选了棵碗口粗细的小树,一斧斧砍去。他小心翼翼地控制着力量,以免刚刚做好的石斧散架。
旁边的开天终于看明白了:“原来您要砍树!”
“这是一切的基础……”楚君归一边砍树,一边兴致勃勃地给开天讲述原始人类在石器时代的奋斗史。
不过开天听得索然无味:“一群低等生物的进化史,和鱼上岸没什么区别。再说,主人,您又不是人类,就别往那边硬靠了。”
楚君归哑然,严格意义上说,他还真不能算是人类。
试验体皱眉:“人类有很多种定义的方法……”
“不管有多少种,他们自己认可的方法肯定不包括你。”
开天并不知道自己一句话把楚君归堵了个半死,它正瞄着一棵半米直径的大树左看右看,然后把自己的身体延伸成了一个环,套住了那棵树。
哗拉一声,楚君归终于砍倒了那棵小树,心满意足地擦了擦并不存在的汗水,转眼一望,顿时愣住:“开天,你在干什么?”
开天身体构成的圆环收缩,套在了树身上,然后就听到一切细密的声音响起,宛如无数蚂蚁在同时咬着什么东西。那颗大树树干上出现一圈细线,迅速向内延伸。
2分钟后,这株大树轰然倒下!
楚君归心底各种复杂,原来开天又伐了个木。
开天很聪明,咬出的是个斜面,这就避免了咬断但推不动的尴尬。它心头灵光一闪,道:“主人,我又想到了一个好办法……”
只见开天身体化为数十米的薄层,一下子把七八棵树同时圈了进去,细细的啃咬声再次响起。片刻后,就有一棵棵大树自动倒下,只剩下最粗的一棵还在坚持。
试验体只觉心中无明火起,看看身边一棵碗口粗的树,突然飞起一脚,只听咔嚓一声,这棵小树就被一脚踹断!
这棵树,倒是比他刚才细心砍着的那棵还要粗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