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言情 諸天萬界之大拯救 起點-第五十五章 驚聞看書


諸天萬界之大拯救
小說推薦諸天萬界之大拯救诸天万界之大拯救
百年后。
落云宗。
某处石山忽然传来一阵仿若龙吟之音,九天云霄尽皆为之变色,一个高约百丈的人型光影,浮现在了石山之上。
石山周围凡是目睹了此景的修士,那些修为不够的,全都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仿佛身上压着一座大山似的。
唯有几个结丹修士能够勉力维持住站姿,不然的话,结丹老祖跪倒在地,又像个什么样子。
后山禁地之中,落云宗的两位太上长老察觉到这异常的波动,瞬间从闭关中醒了过来。
这种感觉,这种感觉,是了,是了,一定是有人成婴了!
到底是谁?
是吴师侄,还是李师侄?
仔细一想似乎有点不对,这两人虽然距离元婴只差一步,但这一步却宛如天堑。
古往今来,多少惊才绝艳之辈卡在了这一道难关上。
和山田進行LV.999的戀愛
何况,若是他们俩人结婴,不可能不提前向他们通报的。
石山内的某处静室,韩立眼中精光一闪。
苦修两百余载,他今日终于结婴了!
元婴修士,寿千载,他现在不过两百余岁,非常年轻,完全可以展望一下下一个境界——化神。
片刻后,韩立察觉到石山外围聚集了成千上百的修士,看到这一幕,他的脸上不由露出一丝古怪之色。
外面的人虽然多,但韩立却一点也不紧张,哪怕外面的人当中有两位元婴。
他现在也是元婴了,或许打不过这两人,但跑一跑还是能做到的。
没过一会,石山周围十里就被清空了,落云宗的两位元婴长老亲自出面,向韩立发起了邀约。
元婴大能,可是一个宗门的底蕴,虽然这位元婴修士伪装成了一介练气弟子,这确实太……太谨慎了一点。
但在利益面前,这一切都不重要,只要对方不是抱着恶意来的,过往种种,皆可以无视之。
尽管此人暂时没有表露身份,可根据现有的情况分析,此人大概率是一位‘野生’元婴。
否则在进阶元婴的重要时刻,此人不可能跑到别人的宗门内进阶。
在随后的见面中,落云宗两位太上长老的猜想得到了印证,名为韩立的元婴修士,果然是一头独狼。
三日后,韩立答应了邀请,成为了落云宗新任太上长老。
按照惯例,一个宗门若是有人新进元婴,是要举行盛大的庆典的,不过深谙‘苟道’的韩立,自然不愿意大张旗鼓。
重生帝妃權傾天下
因此,落云宗二老最终只是领着韩立召见了门内的结丹修士。
这一日,召见会召开在即,韩立和另外两位太上长老早早便来到了现场,不过他们并没有第一时间现身,而是呆在大殿后方的厢房内交流心得。
如同往常一样,即使在安全的环境里,韩立也始终关注着外界的信息。
忽然间,一段对话引起了韩立的注意。
“马师兄,当真是好久不见,若不是门内多了一位太上长老,只怕想见你一面都难。”
Perplexed Pencil
“唉,高师弟,你以为这是我想干啊?
这是没办法,不过也快了,距离下一次交班只剩下几年的时间了。”
“对了,马师兄,人造灵根之事有没有什么新的进展?”
天 醫
“唔,说起来倒是有一点,前些日子,我刚刚派门下弟子去了莲溪城一趟,将最新的情况转交给了厉道友。”
厉道友?
听到‘厉道友’三个字时,韩立的神经下意识的动了一下。
厉姓,让他想起了某个人。
也不知‘厉师兄’现在怎么样了。
两百年了,自从那次山门告别之后,他就再也没有收到任何关于‘厉师兄’的消息。
“马师兄,再再下一轮,这任务就轮到我了,有件事我想问问你。”
“问吧!”
“这个厉飞雨,到底是什么来头?为何……”
高姓修士的话还没说完,便察觉到一股极为磅礴的力量,冲着他汹涌而来。
虽然这股力量不是特意针对他,但元婴期的威压何其庞大,刹那间,他整个人就如同被定身了一般。
“你刚刚说什么?”
“厉飞雨?”
前一秒,韩立还在厢房,后一秒他就出现在了大殿之内。
看到韩立莫名的爆发出独属于元婴期的威压,然后又突然消失,落云宗的两位太上长老,彼此对视一眼,两人都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到了茫然。
韩道友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好在韩道友的气势中并没有带着杀意。
“见……过韩……韩师叔,我……”
在浩瀚如海的威压之中,高姓修士用尽全身的力量,方才磕磕巴巴的回答起问题。
“好了,你现在可以回答了。”
韩立见状顿时恍然,连忙收回了威压。
高姓修士擦了擦额角的冷汗,战战兢兢地问道:“韩师叔,您是想问关于厉飞雨的事吗?”
“没错,你把关于厉飞雨所有的事,全都告诉我即可。”
韩立强忍着心中的激动,用尽可能平淡的语气问道。
对方口中的‘厉飞雨’极有可能是他的‘厉师兄’!
一定是!
肯定是!
偌大的修仙界,同名同姓者并不在少数,但直觉告诉韩立,此‘厉飞雨’一定是他的‘厉师兄’。
“韩长老,此事由我介绍可好?”
就在这时,大长老程天坤主动接过了话头,虽然他不清楚韩立的情绪为何产生如此巨大的波动。
但关于那位‘厉道友’的事,宗内只怕没有人比他更清楚了。
毕竟,这件事是向老祖吩咐给他办的,一开始他并不知道‘厉道友’是谁,一切进度都是交给向老祖的。
但五十年前,向老祖再次来到了落云宗,交代他每隔十年,派人向莲溪城的‘厉道友’通报一次。
最令他不解的是,向老祖一再声明,对于这位‘厉道友’必须要有足够的尊敬。
如果落云宗敢怠慢了此人,向老祖的原话是:‘若是有丝毫差池,本座不介意血洗落云宗!’
‘血洗’二字,绝对是非常重的话了。
起初,程天坤还以为那位‘厉道友’也是某位化神修士,但见面了才知道,对方和自己一样,只是元婴而已。
向老祖为何对一位元婴修士如此重视,而且语气中充满了尊敬,这是程天坤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