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人到中年 火燒風-第兩千零二十三章 抵達港城!看書


人到中年
小說推薦人到中年人到中年
既然程德华可以安排我见谢亚东,那么我这边就必须要和蒋芳跟西瓜哥说一声。
拿起手机,我忙拨通了蒋芳的电话。
“喂,小陈。”蒋芳接起电话。
“蒋姐,谢亚东我可以找到,我打算明天就订前往港城的机票。”我说道。
“什、什么,这么快,你怎么做到的?”蒋芳立马吃惊地询问。
“鼎立集团的孔彦,他不就是港城的嘛,然后我让他帮我打听,恰巧他朋友认识谢亚东,说只要我去港城,就安排我和谢亚东见面。”我笑道。
“太好了。”蒋芳大喜过望。
“那你和邱总商量一下,是不是要一起去,当然了,薪资福利这一块,你们也考虑一下,反正我们先到港城酒店住下,然后再等着和谢亚东见面。”我说道。
“好,那我和邱总商量一下,然后就订明天的机票。”蒋芳忙答应道。
电话一挂,我心下一定。
不多久,蒋芳这边就说机票订的是明天上午十一点的头等舱,至于入住的,是港城维多利亚港大酒店。
我这边敲定,我就和程德华就打招呼,说明天会到,而谢亚东说,不急的话,那么后天安排,而我也说好的。
这几个电话,寻找谢亚东就有了眉目,至于是否可以让谢亚东担任我们公司的首席设计师,那么就看我们的诚意,以及他是否来魔都发展。
晚上和我周若云洗过澡,我就将这个好消息告诉了她,而她听了也颇为惊喜,说的确需要这么一个设计大咖,这样公司的品牌竞争力,市场的价值会得以体现。
第二天吃过早饭,我收拾了一下行李,就开车对着机场赶了过去。
抵达机场,拿着身份证取票,不久之后,我就来到了前往港城的候机厅,并且在不久之后,我见到了蒋芳和西瓜哥。
“陈哥。”西瓜哥和我打了一个招呼,而蒋芳也是对我点了点头,来到了我的面前。
“陈哥,你可真厉害呀,这么快就打听到了谢亚东。”西瓜哥笑了笑,随后继续道:“我还专门查了一下,谢亚东的确是名气很大的设计师,特别是早年,他可以说名声在外,而且最近几年还策划了几次时装周的走秀,他人脉也挺广,在巴黎那边认识不少时尚圈的人。”
“刚巧朋友的朋友认识。”我露出微笑。
“小陈,其实我对谢亚东是否愿意来魔都发展,还是抱有一些顾虑的,当然了,除此之外,那就是薪资福利这一块,人家这种咖位,应该家底也很厚实了,我们到底要多少价格合适,而一旦我们价格开的低了,是不是会被视作无礼,而且我们公司刚起步,充其量是中等规模的服装品牌公司,好多品牌公司找他他都不愿意,真的会在意我们这座小庙吗?”蒋芳说出了她的一些顾虑。
“这就要看具体他对于未来的发展方向了,我们公司的确不大,但是不管是哪家公司,都是从小做大的,如果他真有本事,那么福利待遇给他开高点又有何妨?”我说道。
“福利待遇开高点?三四百万年薪吗?”蒋芳露出微笑。
“应该不少了吧?”西瓜哥诧异地看了蒋芳一眼。
“是不少了,这个年薪已经是顶尖的服装设计师水平了,但是光靠这年薪,估计人家还不肯来!”蒋芳说道。
“这–”西瓜哥眉头一皱。
“邱总,顶尖的服装设计师,基本上年薪从几十万到几百万不等,看他们的履历是否符合他们的工资,而世界顶级的服装设计师,公司都是花重金去聘请他们,因为他们的设计和地位关系着公司,有的公司甚至愿意让出一部分股份给这些设计师,好让他们能安心的服务于公司,而这么看的话,谢亚东这种级别的,显然在乎的,除了薪水外,就是是否可以拥有一些股份,股份的多少,决定着他们的价值,所以在这一块,他们基本上都有一个设计师团队,也只有这么一个团队,他们才可以如鱼得水,这不单单就靠首席设计师一个人,团队是极为重要的。”蒋芳解释道。
“可是,股份的话,如果多了,那么我们赚什么,要知道他们是设计衣服,其他的,都是我们来,特别是营销这一块。”西瓜哥说道。
“先探探路吧,如果我们谈薪水,他无法接受,或许他希望可以得到更高的待遇,那么不妨尝试让出一部分股份,当然了,这一块我们也要我们自己的底线,其实在我看来,八个点,已经是极限了,这已经是业界里出让股份可以说最多的了,当然了,我们的公司规模小,前前后后的投资,如果去精算的话,八个点,差不多有一千万,可以如果是初始股份,那么未来这八个点的股份,可以有一个亿的价值,甚至更多,而设计师一旦有股份,那么每年还会有分红,分红是按照我们的财务报表去计算的,如果我们一年赚一个亿,那么就要分他八百万,至于他的团队的待遇,基本上就是他来决定了。”蒋芳继续道。
“嗯。”西瓜哥点了点头。
醛石 小說
“现阶段的起步,是比较难的,想要重振旗鼓,新产品的设计开发,要投入生产并且销售出去,是至关重要的,我也喜欢谢亚东可以胜任。”蒋芳说道。
“我很想认识这个人。”西瓜哥点了点头。
很快,飞往港城的航班已经到来我们三人走进了登机口。
从魔都到港城,差不多两个小时,从港城的机场出来,我们就打车来到了维多利亚酒店。
三个人一人一间,行李都已经放进房间,因为在飞机上吃过机餐,我肚子倒是不饿,蒋总和西瓜哥到了酒店,已经在房间休息,而我这边,程德华就已经联系我。
我告诉他酒店名字和房间号,他说一个小时后,就来找我。
泡了一壶茶,我在酒店的阳台点了一根烟,看着美丽的维多利亚港,我微呼口气,这一次也不知道和谢亚东见面,是否可以相谈甚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