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詭三國 起點-第2355章驚喜和驚嚇分享


詭三國
小說推薦詭三國诡三国
时代抛弃某些人,或是某些事的时候,是不打招呼的。就像是在小学门口的小学生去上学进校门的时候,也有很多不跟父母打招呼一样。然后中学,然后大学,然后社会,被抛弃的只能是在那边远远的看着,目送新时代将他们抛下。
这个世界没有必须要什么,也没有应该要什么,打个招呼是礼貌,不打招呼是无奈。
现在,法正就在晃晃悠悠的打招呼。
和氐人打招呼。
毕竟这么一个队列缓缓前行,隔着老远就能看得见。
从川蜀到阳平,金牛道出了剑阁之后,便是广元一段约二百多里的路最为奇险,其间山重水复,栈道相连,沟壑纵横,蜿蜒崎岖,一般人难以行进。两侧山坡山地上略微有些稀疏的灌木和杂草,间杂在岩石和黄土之间丛生,因为冬季缺少雨水,显得有些枯黄。
在一个山头上,雷宗和雷翰两个人,蹲在稀疏的草丛里面,望着法正的队列。
『必须要烧掉他们的粮草,要不然我们的计划就难以成功。』雷宗咬着牙说道,『没想到川中还能送出粮草来,我们疏忽了!』
『说是这么说,但是不好动啊,你看,他们每一次运的也不多,要是真动手了,怕是也没啥用,还惹得这些人警惕起来,再想要搞事情,少不得麻烦了……』雷翰说道,『要么就别动手,要动手就要来个狠的!』
劍 靈 4049
雷宗又是习惯性的扯了一根草根来嚼,草根上不仅有泥,甚至还有两只蚂蚁,雷宗却是毫不在意,径直塞在了嘴里,咯嘣咯嘣的乱咬,『这家伙每次运得不多也不少,就是来来回回跑,这是在防着我们呢……那么这样一来,就只能烧两头了,要么……这边阳平关的,要么摸到那一头去,烧了那边的粮草!』
两个人相互看了一眼,显然都倾向于后一种。
『走了……干他娘,烧他一波,省得整天在我们鼻子下面晃,烦都烦死了!』雷宗呸出了一口唾沫,露着几颗黑牙,脸上显得颇为狰狞。
雷翰想了想,『我就担心是个陷阱……』
雷宗呸了一口,『陷阱个屁!真要是有大队的伏兵,在外面一天天的要吃多少粮草?还要生火做饭,这藏着一两天可以,时间一长便是怎么也会露馅,格老子光凭一个鼻子就能将他们伏兵找出来!到时候寻得他们藏身的林子,看格老子不一把火烧光了他们!』
雷翰歪着头想了想,点了点头,『这倒也是,要埋伏,他们就会多送些……或者装作多送一些,才能引我们上当……』
『没错吧,我说的么,』雷宗拍了拍大腿,『就这么定了!烧一波!』
而在山道当中,法正坐在第二辆的牛车上面,晃晃悠悠走着。
在法正身边,有带甲的护卫一边驾车,一边左右顾盼,目光扫过枯黄的草丛灌木,还有远处山道的树林……
在五辆牛车左右,则是三十几个的护卫兵卒,头盔上的铁片在阳光下泛着光,身上背负着弓箭刀斧,也警戒的看着山道两边的动静。
『法从事,那边似乎有些动静……』一名带甲的兵卒借着推挪头盔的动作,微微示意了一下,『在那个山头上……其他人别动,不用转头看!』
这名兵卒原本是张辽手下斥候队的一名队率,皮肤黝黑,浓眉下一双眼睛带着野兽般的凶狠,嘴角一道长长刀痕,半边的脸都被这道刀疤带歪了,使得这侧嘴巴的宽度也要大于另一侧。
法正也干脆没抬头,只是和斥候队率说话,『确定了?』
斥候队率如同鹰隼般的眼睛扫了一眼山头,微微点了点头,『很明显……』
虽然说每个人都有两只眼睛,但是人和人还是不太一样的。就像是后世吃鸡,经常会听到有人大叫什么几点方位上有几个人很明显什么的,然后也有人都快将脸贴到屏幕上了还在问在哪在哪我怎么没看到……
斥候队率原本是猎户,自幼在山中的狩猎生涯,锻炼了意志以及敏锐的眼神,他甚至能在树林中追踪兔子奔跑的身影,也能识破大猫在草丛中的伪装,后来又在骠骑之下担任了斥候,掌握了一定的伪装和反伪装技术之后,眼下氐人自以为巧妙的伪装,对于他来说,就像是白墙上面的屎壳郎一样的明显。
『山顶上虽然看得远,但是也同样很容易被人看见……』斥候队率冷笑了几声,『尤其是枯草灌木原本就不多的地方……』
法正哈哈笑了笑,『有道理!既然已经露面,那么……就烦劳了……』
法正朝着斥候队率微微拱拱手,斥候队率点了点头,然后步伐放慢了一些,落在了车辆之侧,等牛车过去了之后,就发现斥候队率的身影便是已经消失了。
同时消失的,还有三四个兵卒。
蒼炎燃月
就像是氐人雷宗吹嘘的那样,伏兵也是要吃粮草,烧水做饭拉屎拉尿的,所以自然也会留下各种的痕迹,但是张辽要去找这些痕迹,却有些麻烦。
因为从阳平关往西,往西南的方向实在是太广阔了,不管是西边一片,整个南面到西南面都是大小不一的山丘山陵,想要在其中找出氐人究竟是藏在哪里,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一个个山头摸过去,太慢太麻烦,而正面对上的那些氐人的斥候又大多数有防备心态,甚至不惜一死故意往偏处带,因此很难搞倒氐人潜藏的位置。
但有氐人自己带路,那就不一样了……
法正其实也不清楚氐人究竟在什么地方,但是不妨碍他去猜测这些家伙想要干一些什么,所以他特意安排了一队牛车,假做往来剑阁和阳平关运送粮草,以此来引出那些氐人。
氐人会下意识的提防张辽,因为氐人认为张辽是敌手,是另外一个猎人,但是有谁会特意提防猎物呢?大多数人恐怕只是想着不要被猎物察觉而已,又有谁会有意识去小心猎物变成了猎人?
伪装成为普通兵卒的疤脸斥候队率,带着几人弯着腰下了山道,避开了那个山头上的视线范围,然后脱离了原本的金牛山道路,绕了过去。
猛然之间,斥候队率停下了脚步,然后竖起手臂,握紧了拳头。
跟着队率的也都是老手,见状几乎是立刻停了下来,然后原地找了些遮蔽物躲在后面。
过了半响,没有动静。
一个靠近队率的斥候低声说道:『疤队,这些家伙会不会去袭击车队去了?』
疤脸队率说道:『有可能。』
『那我们……』
『等着。』过了片刻,疤脸队率才说道,『防备车队,那是他们的责任,我们的任务,就是跟着这些人找到他们藏身之处……』
兵卒迟疑道:『那咱们现在就……』
『咱们等着,看看谁耐不住。』
日头渐渐便宜,对面的山坡仍然没有人影。疤脸队率依旧神色从容,但其他的斥候兵已经有些渐渐走神。若不是冬季蚊虫较少,现在说不得每人身上都是爬满了各种吸血鬼。
忽然间,就听到疤脸队率低声喝了一句:『出来了!』
其余斥候兵卒连忙转头看向了一里多外的山头斜坡之处,只见十来个穿着些破烂布匹,学着像是骠骑斥候一样插着些枯枝荒草的氐人,摇摇晃晃的走了出来……
『学得还挺像……』一名斥候不屑的说道。氐人原本是不懂得这些山林遮蔽的方法的,只不过人么,在战争当中学习的能力是最快的,而那些坚持不学,不肯改进的往往都被淘汰了。
疤脸队率缓缓的半弯着腰起身,『走了,跟上……』
找啊找,找到小朋友的家……
然后,放把火。
……( ̄ω ̄)=……
下辨城外的军寨。
要攻下辨,必须先拔出城外的军寨,要拔出军寨,就必须小心下辨城中出兵救援。氐人仗着自己人多,便是干脆分成了两部分,一部分围了下辨,堵着下辨的城门口,一部分则是开始疯狂的攻击军寨。
战场一线上,刀盾手永远都是第一排。
他们最为亲密的伙伴,便是手中厚实的盾牌。
当然这些厚实的盾牌也给了他们很高的安全感,白天用来作战,晚上甚至可以当做床板,若是不幸身亡,血染沙场,这些盾牌还可以作为他们的棺材板……
盾牌用硬木所制,外面裹上牛皮,然后再覆上一层的钢,算是大汉当下的常见的复合材料,在盾牌后面的铭牌上,还有每个盾牌的制作编号,有工匠的钢印,甚至还有下发归那个部队使用,出了质量的问题可以追查制造者,同样的丢失了武器也要追查丢失方。
除了最为亲密的盾牌之外,刀盾手还有致人死命的武器。
当氐人开始攻城的时候,刀盾手就将战刀抽了出来,然后架在了盾牌边上的刀架上,一整排的盾牌,然后整齐的刀锋向外,攻守兼备,并且带来一种残酷的美感。
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设计,也确实比较好用,据说当时骠骑将军还赏给这个发明者二十金,不是铜币,是真正的金币!
刀盾手想到这个事情,就有羡慕的舔了舔自己嘴唇,然后他不由得从盾牌缝隙当中探头看了一眼对面狼哭鬼嚎蜂拥而来的氐人,眼神就像是看着滚滚而来的金币……
虽然他没有想到刀架这个好主意,赚到金币,但是这些送到手中的首级,也是可以换金币!
一个,两个,一枚,两枚……
『注意!稳住!稳住!』
『箭来了!』
从空中呼啸而落的箭矢扑向了军寨,噼里啪啦的扎在了盾牌还有军寨的墙体上。
氐人携带的箭矢数量并不多,并且因为本身生产力并不高的原因,使得氐人也不可能大量的生产箭矢,只是在进攻之前进行一两波的压制,其余的便是木有了,使这些在军寨当中的刀盾手都有些看不起这些氐人……
麻痹的,没有进行二三十轮以上的射击,能叫压制么?
氐人冲锋的速度也不慢,抗着简陋的云梯就上来了,竖立在寨墙边上就往上爬,还有一些氐人开始狂砍寨墙的木柱子……
刀盾手顿时就迎来了第一波的挑战。
双方隔着盾牌,砰砰的相互在撞击着摸索着推搡着挤压着的同时,还寻找着对方的漏洞,然后将自己的刀枪捅进去。
九星 天辰 訣
并不是十分宽阔的军寨墙面上下顿时都是挤满了人,血肉横飞。战刀长枪亲吻着肉体,也在铠甲头盔上摩擦出依依不舍的火花,身强力壮的企图用气力来钳制对手的肢体,体弱稍逊的也不甘示弱用技术弥补着短处。
双方比亲密的爱人还要更贴近,比热恋的情侣还要更疯狂,恨不得将对方的生命融入到自己的怀中,然后镌刻上生死之间最深沉的印迹。
刀盾兵吼叫着不明的语句,用刀隔着盾牌乱刺,感觉到是连连刺中了,但是不知道是对方的肉体,还是铠甲,亦或是什么其他的东西。
手感?
抱歉。
在这么慌乱的群体大规模激情碰撞之中,能确保自己的菊花还安全就已经是万幸了,哪里还有什么心思去体验手感?
只听得对面一声声惨叫和怒喝,跟着又是一股大力撞上盾牌,盾牌被人用力往外掀开了少许,接着就是自己左肩一阵剧痛!
这个刀盾手被疼痛一激,眼角扫过,便是看见一根染血的枪头缩了回去……
麻辣隔壁的,占了便宜还想跑?
刀盾手激发了凶性,用力将盾牌往前一顶,荡开了一些视野,然后就看到一名氐人满脸满身是血,带着扭曲狰狞的面容还想着继续用枪扎来!
『捏个碎皮!』
刀盾手抢先用盾牌架住了氐人的长枪,然后用刀往那个氐人砍去。那氐人也是凶悍异常,竟让生生的要去抓刀盾手的刀,随后其手掌自然是被削下来了大半,整个手血肉模糊的少了一大截,甚至能看见在艳红色当中的白色骨头!
氐人嚎叫一声,再也坚持不住,痛得几乎是全身抽搐起来,跌了下去,在掉下军寨的那个瞬间,由死死的盯着刀盾手,就像是异地恋的情侣没打招呼就颠颠的跑过去要给对方一个惊喜,却没想到对方给了自己一个惊喜一样,目光之中那种刻骨铭心的痛和恨,交织于一处!
汉人和氐人,不见面,分处两地各自找各自的安好,见了面之后喊打喊杀恩恩怨怨生生死死,搞不好还会引来神兽注视,多么可怕的一件事……
在后方督战的氐人王杨千万脸上,也同样没有异地恋见面的欣喜,只有冰冷的风和残酷的现实。倒不是说他因为眼前的生死而有什么情绪波动,毕竟他作为氐人王,早就是见惯了生死,别说死这些人,便是再多十倍的尸首和鲜血,也不会让他觉得有什么不适。
真正让杨千万觉得愤怒的,是他的部落中了圈套,损失惨重!
打个比方来说,杨千万是来奔现的,结果问题大条了,原本的小美女变成了抠脚大汉,即便是有击剑的心思,也要具备一定的条件啊……
之前杨千万利用埋伏的暗子轻而易举的夺取了下禄城的前哨,又近乎于轻松无比,毫无损伤的拿下了下禄城。虽然说下禄城并不大,而且也没有什么财富,甚至连百姓都没有几个,毕竟当年动乱的影响依旧存在,下禄城也没有恢复起来,算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但不管怎么说,这依旧是杨千万的功勋,了不起的成绩!
因此杨千万的名望也是一度高涨,隐隐有压制了王贵一头的架势,甚至很多氐人都私底下议论,若是这一次下辨依旧能打下来,这氐人王就肯定是杨千万的了,没跑了!
杨千万自己也觉得没有什么问题。
因为杨千万在下辨的这一带都布置了内应,因此他觉得只要依样画葫芦,就可以搞定了。
可就是在杨千万以为可以继续轻松的拿下下辨城外的这个军寨,然后进而攻击下辨的时候,发出了原定记号的家伙,竟然是个女装大佬设下的陷阱!
中了仙人跳,呃,陷阱之后,自然是要大出血……
随后而来的便是控制不住的愤怒!
还有不甘心!
于是在付出了尸横遍野的代价之后,杨千万发誓要让下辨军寨当中的汉人以牙还牙以血还血,要拿军寨当中全部的汉人性命来祭奠在陷阱当中死去的那些氐人,所以他发动了对于军寨的猛烈攻击!
然后就被军寨当中的兵卒更加猛烈的抽了回来!
这不科学,呸,这让人难以置信!
在之前从陇西和陇右传递回来的消息当中,汉人官吏不都是贪生怕死,只要钱财金银送到手,便是什么都可以不管不顾,甚至还反过来照顾氐人的生意么?
那些汉人的将校不是各个都贪恋美色,见到了稍微漂亮一些的女子便是眼珠子恨不得都黏在胸脯和屁股上面么?
那些汉人的兵卒不是个个没精打采,就像是八辈子都没有吃过饱饭一样,做什么事情都邋遢拖拉,能少一份气力就少一份气力,能多混一天饭吃就多混一顿饭的么?
怎么现在这个样子,完全不一样了?
究竟是错在哪里了?
于墨 小说
杨千万下意识的搜寻着王贵,想要听一听他的意见,可是当他看见了王贵在另外一边投来那种异样的眼神,感觉就像是问杨千万嫂子去哪,然后杨千万说去做头发了的那种想说不敢说,想笑不敢笑,憋着又难受,说出来又觉得害怕杨千万崩溃发飙的那种神情……
只能继续咬牙硬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