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說 《一人得道》-第五百八十六章 傳說抵萬年熱推


一人得道
小說推薦一人得道一人得道
陈错也不啰嗦,说过一句过后之,便走出了房间。
向然立刻跟了上去,心中思量着,是否要将准备好的话说出来。
她这次过来,除了禀报因那位突厥叶护而引起的暗中窥探之外,还有就是关于那位昆仑偕同子的问题。
正好陈错提起了八宗修士,向然便想着,是不是要借此机会,顺势将那位赖着不走的昆仑长生拿出来说个清楚。
毕竟,这四十年来,太华山与昆仑山之间虽未爆发出直接冲突,但两家之间龃龉不断,时常会有纷争。
向然作为太华山年青一代中有数的人物,即便有心修行,但也多次领着门人弟子,和昆仑门人争抢,互有输赢,就如此次遗迹之争。
具体到眼前的情况,她自然不愿与昆仑的人走得太近,只是陈错不发话,向然也不好做出决断……
想着想着。
突然!
呼!
便有一阵热浪自她的手中升腾起来!
向然悚然一惊,旋即便意识到,是自家师叔交给自己的那件法宝!
烈火升腾,热息铺面!
但并没有灼烧之感,甚至连向然捧着火的双手,都不见半点疼痛。
当火焰倒映在她的瞳孔中时,向然便感到心底那些个纷杂的思绪,竟一一灼烧,最后消弭无形,只剩下纯粹的念头。
不仅如此,她整个人的精气神,似乎都有了提升!
“这是?”
“那尊神灵出自域外之地的大教,司掌战争、纷争。”走在前面的陈错这时开口说着,“此教崇火,颇有其可取之处,只不过神灵是教徒念头的聚合体,难免会偏向极端,不过,瞥了其神灵之念,留下的神蜕却堪称是天材地宝,被我祭炼之后,观火清心、凝念算是作用之一,其他的妙用,还有待于你去一一发现。”
“弟子曾得两炷定神香,知道能精粹心念之物很是珍贵!这还只是法宝的皮毛之能。”向然说着摇了摇头,“此等珍贵之物,被弟子拿着,说不定反而是灾祸,毕竟是一尊神蜕……”
“该对自己有些信心,也不用担心会牵扯到神道因果。”陈错摇摇头,“毕竟,那尊火中战神最为珍贵的两件东西,如今都在我的手中。”说话间,也不转头,只是抬起左手。
掌中,飞出一物。
入侵
此物一个晶莹剔透,宛如水晶一般,有烟气缠绕,朦朦胧胧,内里有一枚繁复的符篆忽明忽暗的闪烁着。
但向然凝神观望,却能在那符篆周围见得血色火光,夹杂着腥风血雨之景、金戈铁马之声!
她立刻明白过来。
“此物,是那胡神的神灵符篆?”
陈错点头道:“域外之神与中土神祇相似,都是秉承香火念头而生,但咱们中土的神灵虽也已信徒为命,神念为性,但往往会从泥塑神躯之中孕育神躯,一旦踏足了虚实合一的归真之境,往往便会塑造真身,探寻自我……”
说话的时候,他的心底闪过一尊龙王泥塑,旋即话锋一转:“但这尊域外胡神则不然,神念散于信徒,这符篆反而被炼化为妖丹一般的核心,居于虚实之间,一身修为其实皆汇聚于此物之上,被师叔我用解离之法探查到了踪迹,从虚幻之中取出,便被彻底拿捏住了,其权柄威仪,便皆操之于我手。”
“神灵权柄……”
咀嚼着这四个字,向然记起有关这位师叔的过往事迹。传说中,这位师叔本身便精通香火之法,为大河水君、淮地之主,为许多神灵地祇所敬畏。
“不错,神灵权柄颇为玄妙,如我手中这枚神灵符篆,司掌战争、征伐、纷争,若是炼化入身,执掌权柄,则外界的战争、纷争皆可化作力量。”顿了顿,他的语气凝重了几分,“所以,对这尊神灵而言,大地上纷争不断、征伐不绝,才是祂最想看到的情景。”
“神与人,毕竟不同。”
向然的心情,一时也有几分沉重,但她到底志在寻道,于凡俗之事牵扯不多,加上手中火光又跳,灼烧了心头杂念,使得心头清明,很快便定下心来,顺势又问:“师叔方才说,从那尊神灵身上,收获有二,这第二件,莫非就是神蜕?”
“神蜕固然珍贵,但于我而言,用处不大,那第二件收获的,自然是那尊战争神祇所属祆教的历史。”说到这里,陈错停下了脚步,声音低沉几分,“须知,神灵有其神话传说,飘渺而玄虚,能追溯几万年!而神灵所属之教派的历史,却是实实在在的,咱们中原人喜记史,有不少典籍提到过祆教源流,前后不过千年……”
顿了顿,他似是陈述,似是询问的道:“神祇之道化作教派,教派之主被尊神灵,二者相辅相成,但几万年的神祇与千年的教派,你说这两者,哪一个才是真的?哪一个在先?”
向然闻言一愣。
万年的神灵,千年的教派。
神灵与教派?
谁先谁后?
莫名的,她的心底生出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觉,冥冥之中,有一种愿意血脉深处的本能在对向然发出警告!
她此刻所思所想,已然触碰到了世间禁忌!
轰隆!
天上,忽有雷霆炸裂!
寵婚難逃:總裁的秘密情人
向然悚然一惊!
前面,陈错则是伸出手,将面前的房门推开。
屋里,那位突厥叶护俟利弗设坐于椅上,看着走进来的陈错,深吸一口气,起身迎了过来,拱手道:“见过扶摇仙君,本……我已想通,无论仙君想做什么,只管吩咐。”
向然闻言一怔。
陈错则是眯起眼睛,打量着眼前这人,随即笑着点头:“明智之举,既然如此,先请叶护坐定,陈某需取你一点心头血。”
俟利弗设一听,脸色就是一白,却还是强自镇定,点头称是,坐了回去。
待他刚刚做好,对面的陈错右手捏印诀,左手一虚抓,俟利弗设立刻惨叫一声,胸前鲜血炸裂,一点鲜血飞出。
顿时,血腥味蔓延开来,四周风起!
一股浓烈的气运氤氲汇聚过来,缠绕在俟利弗设身上。
而后,淡淡的虚影片段自他的那滴血液中涌出,伴随着还有宛若虚幻一般的话语——
“突厥,先出于索国,在匈奴之北,平添杂胡也,姓阿史那氏……”
涛涛水声由远而至,在向然骇然的目光中,一条宽阔长河虚影渐在陈错身边显化。
.
.
“恩?”
空旷的屋舍中,几位说书人匆匆离去,只留下那一脸笑容的青年,但此人却是心中微动,跟着屈指一算,露出一抹意外之色。
“他竟也开始借着长河探究传说、过往了,莫非是把握到了立道脉络?”
一念至此,青年面露凝重之色,但很快他又摇摇头。
“论对长河的了解,谁人比得上我?陈氏纵有宿慧,终究是慢于我。何况他纵能找到关键,最多是自己给自己著书立说,但他的兴衰法,不是吾这般孤道,无法为自己塑造传说过往,道标无法化作传说特征,不被长河承认,终究是一场空。再算上我在南方给他准备的礼物,终南成事。准备的这般万全,不该因他一时之举而乱了自身节奏……”
想着想着,他凌空盘坐,一根根黑线从身后蔓延过来。
“当务之急,还是先将吾道的序章定好,将选定好的几个传说与人物贯穿起来,理清逻辑,扫灭悖论,选好叙述之法,省得到了那最后时刻,犯下与吕氏一般的错误。”
转念间,黑线勾勒出一枚枚复杂字符,内里有几道身影若隐若现,伴有涛涛水声。
.
.
南方,江都,虞府。
清冷的府邸内外,一片白绫缟素。
寥寥几名仆从女使在不算大的府邸中行走。
忽有一人快步自府外而来,一路至达后院,到了书房外才停下。
吱呀。
万界托儿所
房门打开,一身素衣的虞世南走了出来。
那人一见,赶紧将手中两本手札奉上。
“辛苦了,等会去虞朗那领报酬,最近江都局势不明,先不要外出了。”虞世南点点头,接过来之后,吩咐后便转身回屋,随手翻开,看了几眼后,面露诧异。
“仙人竟真在南方有了迹象,但北边的消息又该如何解释?”
随即,他摇了摇头,道:“世间多有流言,我虞家既为梦仙垂青,两代人虔心纪录仙人事迹,总不能不辨真假,当梳理一番,推演前后联系,使诸事不生错漏、矛盾,方可记述。”
想着想着,他便迈步走入书房内堂,坐于桌上,翻开手札,对照其他书册,仔细的研读起来。
这时,一阵微风自窗外吹来,将虞世南手边的几张写了字的纸张吹起。
那纸随风飘落,依稀可见第一列上的圆润冲和的俊秀文字——
“昔年梦仙怜惜故陈血脉,显圣于建康城……”后面因纸张折起,却是无法看清。
虞世南叹了口气,起身将落下的纸张拾起,重新摆好,随后关了窗子。
阳光透过窗纸,照在屋中。
内堂的最里面,悬挂着一幅画。
这画中所描绘的,乃是一名斜卧庆云上的俊秀男子,宽袖大袍、神态潇洒,手中拿着一个小葫芦,神色半梦半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