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凌天劍神 txt-第四千零二十六章 劍道求存!推薦


凌天劍神
小說推薦凌天劍神凌天剑神
三道不同的声音相继响了起来,皆是兴奋而激动。
这三柄仙剑,都已经诞生出了强大的剑灵,哪怕是剑体已经残破成这样,他们却依旧十分活跃,可想他们全盛之时又有多么强大。
“喂,你们三把破剑,要不要认我们三个为主?”
柳薇来到了那三柄古剑的面前,向着那把古剑开口问道,“我们刚好三个人,一人一把,带你们离开这里好不好?”
“倒是可以考虑考虑。”
然而,那三柄古剑的剑灵,在探查了一下柳薇三人的修为后,语气却立即变得嫌弃起来,“不行不行,你们三个太弱了,连金仙都不是,不够资格做我们的主人。”
“二哥说的没错,我们曾经可是仙王的战剑,想要做我们的主人,起码也得是金仙级别才行。”
“金仙是最低标准,真仙就不用考虑,还有两个连真仙都不是的小家伙,那就更是想都别想了。”
“身为仙王战剑,我们是有傲骨的,不就算是在这里被腐蚀殆尽,也决不凑合。”
“……”
全能法神 小說
柳薇听得这话,脸色立即就变得不太好看起来,这三把这么破的剑,还好意思挑挑拣拣,嫌弃她修为低?
真是岂有此理。
这三柄古剑,嫌弃凌尘和夏云馨也就算了,她是什么身份,身为万界城主之女,她受得了这委屈?
“你们三个老不死,难道择主只看修为,不看其他吗?”
柳薇双手叉腰,显得义愤填膺,“我们虽然实力不怎么样,但是胜在年轻,年轻就是资本,潜力无穷。我父亲可是一位剑道仙王,本姑娘从小在他的教导下,修习剑道,经常被我父亲夸奖,难道还配不上你们这几个老古董?”
岂料,那三柄古剑中,最中央的那一柄重剑,却发出嗤之以鼻的声音,“你父亲是仙王,又不能代表什么,在这太初仙界之中,仙王的后代是草包的大有人在,除非你耍几下来给我们看看,让我们点评点评,看看你是否真有资格。”
“那就让你们见识一下!”
柳薇玉手一招,一柄剑便出现在了她的手中,曼妙的身体腾飞而起,漫天剑气随之而行,舞出一套玄妙绝伦的剑法。
不得不说,她的剑道造诣确实很高,剑招之精妙,剑法之高超,让后方的凌尘都眼前一亮,叹为观止。
看来,那一位万界城主,应该在剑道上的造诣也极高,才能将这柳薇调教到如此地步。
一套剑招神通施展下来,柳薇身形笔直,一脸傲然地望着那三柄古剑,道:“怎么样,三位老前辈,我的剑道造诣如何呀?”
“不错不错,剑招不错,剑法境界也很高,可惜你父亲教你的时候,你一定没有用心学,只学了一个皮毛大概,根本就没有学到精髓。”
“是啊,这丫头的父亲,的确是一位修习剑道的绝世强者,只可惜,她学的太马虎,对剑道的理解太表面,空有其形。”
“年轻人,还是得沉下心来多学,毛毛躁躁的,难成大器。”
“……”
三柄古剑你一言我一语,将柳薇的剑道否定得一无是处。
这让一直以来心高气傲的柳薇,十分受挫,冷哼了一声,“就你们这样的标准,恐怕就是金仙来了,也满足不了你们的条件。”
其中那一柄七尺剑,傲然地道:“和我们曾经的主人比起来,区区金仙算个屁。”
柳薇道:“你们的主人,恐怕早就被人所杀死了吧?现在的你们,只不过是三把无主之剑,等同于无根之木,无源之水,遭受血雾和黑气的腐蚀,再不离开这里,恐怕终将化为尘土。”
听得柳薇这话,那一柄三尺剑,顿时悲怆地道:“你说的没错,我们的主人,已经战败,生死不明,凶多吉少。”
“曾经,我们主人有十八柄战剑,操控这十八柄战剑,全都是大道至宝级别,所向披靡,可是在经历了那可怕的一战后,却只剩下我们三柄剑存活于此。”
“这里的血雾也是那一尊大敌所留,腐蚀性极强,如果不认主的话,我们都会彻底毁灭于此。”
然而,那一柄重剑,却呵斥了他,“三弟,你说的这是什么话,我们的标准已经很低,最次也得是金仙,不能再低了。”
“大哥说的没错,身为仙王战兵,就要有仙王战兵的尊严。”
三柄古剑的剑灵皆相当固执,都不肯自降身份,臣服于凌尘三人。
柳薇十分恼怒,但却束手无策,只能气道:“那就让这三柄破剑,在这里自生自灭吧!我们走!”
“且慢。”
但是,凌尘却拦住了他,而后抬步向着那三柄古剑走了过去,扬声道:“你们的主人已经陨落,剑有剑骨,你们的坚守我能理解,但剑道并非只有傲骨,只有杀伐,只有争强斗胜,更重要的,其实是求存!”
“剑道从来都不是一成不变的东西,不畏强,不凌弱,和强者争锋,为弱者卫道,夹缝中求存,只要意志不灭,剑道则可亘古长存,永生不灭!”
此话一出,那三柄古剑皆沉默了起来。
在这太初仙界中度过了亿万年岁月的它们,自然能够听出凌尘这一句话所蕴含的分量,没想到这小子年纪轻轻,竟然说得出这样的老成之语。
“我们主人以前也说过类似的话,小子,没想到你竟然能有如此见解,倒是出乎我等意料。”
“只可惜,你的实力太弱,你要是像刚刚那个丫头一样,有个真仙修为,我们也就屈就一下,认你为主了。”
“连不死仙躯都尚未凝聚,我等就算是臣服于你,你也没有力量掌控我们。”
“是啊,我等三剑,乃是大道至宝,至少拥有不死仙躯,才能以肉身为炉,将我等封存于体内,以剑气温养修复我等。若连这一点都达不到,我等就算臣服认主,又有何意义?”
“可惜,一个真正参透了剑道之人,却没有足够的实力带走我等,这难道是天意,要让我们腐烂在此地?”
三柄古剑语气已经变软,甚至已经有了一丝的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