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長夜餘火 線上看-第一百四十一章 結伴讀書


長夜餘火
小說推薦長夜餘火长夜余火
第二天清晨,“旧调小组”几名成员简单吃了点东西,收拾好物品,准备上车离开。
就在这时,小溪对面边境定居点的大门打开,丁苓带着曾平安走了出来。
“这么早?”她笑着和“旧调小组”打起招呼。
诚实的商见曜反问道:
“难道你想请我们吃午饭?”
丁苓明显有被噎住,缓了一下才道:
“我是想让你们等一等,我刚好要回乌北汇报工作,可以和你们一起走。”
她脸上重新露出了笑容:
“跟着我,你们路上能省很多麻烦。
“我们‘救世军’和别的势力可能不太一样,管得相对比较严,没有熟人帮忙,没有介绍信,没有通行证,许多农场、林场、聚居点根本不会让你们靠近,更别说交易物资了。
“我也是想着要麻烦你们在冰原上帮我留意我丈夫的行踪,自己又顺路,怎么都得帮点忙,才直接和你们说这些的。”
见薛十月没有立刻答复,只是侧头看了眼钱白,丁苓又补充了两句:
“这并非强制性要求,你们可以拒绝。
“不一起走也只是说会让你们多些麻烦,不表示完全没法交易物资或者问路,在荒野上,在各个聚居点外面,都活跃着一些充当掮客的遗迹猎人,通过他们可以办到不少事情,只是相对不那么方便,而且得付出更多的代价。”
考虑到乌北是离云山最近的一处超大型聚居点,几乎相当于旧世界的城市,且属于前往冰原的必经之路——除非选择从几个比较危险的区域绕过去,而白晨又点头表示丁苓的说法没有问题,蒋白棉略作沉吟后笑道:
“这样的好意,我们怎么可能拒绝?
“正好我们需要到乌北补充些适合冰原的物资,获取相关的情报,这些在‘最初城’都非常难弄到的。”
“最初城”不直接与冰原接壤。
丁苓笑着点头:
“放心,在乌北,我还是认识不少人,可以让你们快一点通过各方面的审查,拿到前往冰原的通行证。
“嗯,我有位长辈在乌北‘物资统筹委员会’后勤部工作,能帮你们介绍一些可靠的物资渠道。”
丁苓点到即止,没在这方面说的太详细。
“真是太感谢了!”商见曜抢在蒋白棉之前伸出双手,表达谢意。
丁苓被他弄得有点懵,竟然真的和他握了握手,感受到了那份真挚和喜悦。
下一秒,商见曜一脸认真地问道:
“如果想加入你们‘救世军’,需要走什么程序,大概多久?”
见这家伙握着自家队长的手一直不放,曾平安忍不住插嘴道:
“至少得在某个农场、林场、牧场或者城市居住满三年。”
“这样啊……”商见曜颇为失望地收回了手。
丁苓略过这个话题,翻腕看了下简陋的电子表:
“十五分钟后正式出发怎么样?”
“没问题。”蒋白棉在这方面从善如流。
目送丁苓、曾平安返回那个边境定居点后,她侧头瞪了商见曜一眼:
“你是想脱离公司吗?”
“没有的事!”商见曜理直气壮地回答道,“刚才的我不代表现在的我,再说,我们有足足十个,分出一个加入‘救世军’不是什么大问题,其他九个还是属于公司的!”
“呵。”蒋白棉回答得言简意赅。
不到十五分钟,丁苓开着一辆绿色的防弹山地车出了定居点的大门。
“旧调小组”的吉普立刻横穿小溪,抵达了她的旁边。
副驾位置的蒋白棉扫了一眼,发现丁苓的车上共有两男一女,都穿着“救世军”的黑色制服。
但这不包括之前那个叫做曾平安的青年。
“咦,曾平安呢?”按下车窗的商见曜有问就提,相当诚实。
坐在驾驶区域的丁苓侧望他们,笑了笑道:
“他得留守聚居点。
“我和他,还有另外两位,算是这里比较强的战士,不能一下离开两个。
“之前如果不是他担心你们有问题,非得跟在我身边搭把手,我都不想让他陪我来见你们,一个不好说不定就损失惨重了。”
在这件事情上,丁苓表现得大大咧咧,相当坦然。
这么一个边境定居点就有四个觉醒者?或者说实力接近但强化方向不同的人?蒋白棉顿时犯了嘀咕。
不管是哪种可能,都说明“救世军”实力极强,不愧是当初让“最初城”灰头土脸的大势力。
这么简单寒暄了几句,丁苓驾驶着那辆绿色山地车,当先驶入了通往云山以东的道路,“旧调小组”的吉普紧随其后。
不坦率的大姐姐
蒋白棉目视前方,突然笑道:
“丁苓对曾平安的心思估计也是有点了解的,刻意找冠冕堂皇的借口不带他。”
白晨附和点头:
“女性在这方面都相对比较敏感。”
呃……龙悦红一下又紧张了。
还好,蒋白棉没继续这个话题。
几处或险峻骇人或损毁较严重的地段慢慢被他们抛在了后方,道路在所有人眼前逐渐宽阔和平坦了起来。
这明显有维护过的痕迹。
“这不比‘最初城’年久失修的荒野道路强?”商见曜相当骄傲地指了指窗外。
如果有不明白根底的人在这里,恐怕会以为他是“救世军”的人。
蒋白棉没有瞪他,也没有嗤笑他,点了点头,由衷感慨道:
“以前的‘救世军’动员能力极强,从这些细节就可见一斑。”
她话音刚落,前方那辆绿色山地车停到了侧面一处较开阔的地方。
“中午了,休息一下,吃点东西,然后一鼓作气出山。”丁苓推门下车,往吉普方向喊了一声。
“好咧!”商见曜回答得相当积极。
这让蒋白棉忍不住怀疑一件事情:
在这家伙的心中,如今究竟谁才是他的领导?
因为吃饭是所有组员的共同需求,格纳瓦除外,蒋白棉也不是那种喜欢闹别扭、心胸狭窄的人,非得反着来,所以,她率领组员们顺其自然地下了车,并指挥他们寻找起柴火。
——太阳能充电板积蓄的能源和电池的电量能省一点是一点。
丁苓见状,招了招手:
“不用那么麻烦,一起吧。”
她的几名下属已经生好了火。
“也行。”能偷懒的时候谁不想偷懒,蒋白棉也不例外。
她走了过去,扫了一圈,微笑赞道:
“你的手下积极性很高啊!”
许多事情不需要吩咐,自己就做了。
丁苓盘腿席地而坐,笑了笑道:
“因为这对他们来说是福利。
“在边境定居点,除了每年有固定的假期可以回家,其他时候都得待在那里,不得擅自离开,能够以出任务的理由去一趟乌北是我们所有人共同的期待。
“我今天上午挑人的时候,他们那叫一个积极啊,逼得我只能按去年被‘最初城’袭击时立功的大小来决定。”
忙碌着准备午饭的那两男一女皆是笑容满面,频频点头,表示队长说得没错。
商见曜闻言,关心问道:
“去年那场袭击是不是特别危险啊?”
一名个头只有一米七,脸上坑坑洼洼的“救世军”男性成员颇为后怕地回答道:
“是啊,丁队差点就死了,还好平安奋力救了她,当时平安中了三枪,我们都以为抢救不回来了,幸亏他年轻,体格好,总算撑过了那一关。”
这样啊……蒋白棉强行忍住,没让自己顺势望向丁苓。
“都过去了。”丁苓笑着安抚了下属们一句。
她转而询问起薛十月:
“你们从‘最初城’过来,带的钞票多吗?”
“不多,绝大部分都换成物资了。”蒋白棉坦然回答。
她也随意找了个地方坐下。
丁苓点了点头:
“这样很好,主要是我们‘救世军’官方不认‘最初城’那边的纸币,你们只能拿到地下黑市去换各种票据,折价幅度非常大。”
我能追踪万物 武三毛
“救世军”日常生活里以票据交易为主,辅以钞票。
“我们就是考虑到了这一点。”以蒋白棉的性格,哪会不做功课就往“救世军”的地盘跑?
“旧调小组”和丁苓他们几个人很快吃上了午饭,这时,一辆军用吉普突突突地从东面开了过来。
见到路旁的丁苓,那军用吉普猛地刹车,飞快停住。
一个同样穿着黑色制服的男子离开副驾位置,绕到这边的开阔地带,边快步靠近,边高声喊道:
“丁队长,有事情找你!”
他目光一扫间,发现了蒋白棉等人。
“这几位是?”他狐疑地询问起丁苓。
“我朋友。”丁苓简单介绍道。
那男子没再多说,拿出一份文件递了过去:
“丁队长,有两个内鬼窃取了一些军事物资,可能会叛逃到‘最初城’,你们定居点要格外留意类似的人物。”
丁苓表情一肃,拆开文件看了好一阵才递回去:
“我正要去乌北,麻烦你们继续往前,到定居点通知留守的战士们。”
“好。”那男子拿回文件,小跑着回到了军用吉普上。
商见曜等人没有多问,目不斜视耳不旁听地吃着午饭。
重新启程后,蒋白棉望着前方的绿色山地车,若有所思地说道:
“被窃取的军事物资恐怕非常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