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差一步苟到最後 愛下-1495 挖個坑自己跳看書


差一步苟到最後
小說推薦差一步苟到最後差一步苟到最后
赵官仁早就是警队的常客了,可今天的待遇完全不一样,专案组为了防止有人再次泄密,征用了一栋刚刚搬迁的分局大楼,闲杂人等一律不许入内,连守卫的特警都是从外地抽调过来的。
“我的天!你把死者家属一锅烩了啊,不知道的还以为咱们在扫黄……”
张队长吃惊的站在大厅中,小寡妇们正排着队从中巴上下来,而赵官仁就跟个鸡头似的,双手插兜说道:“知道什么就说什么,不要胡编乱造,好好配合警方的工作!”
“各位警官幸苦了,我们代表金总请大家喝下午茶……”
小寡妇们妖妖艳艳的走了进来,居然还把几位保姆给带来了,抱了几大箱的高档茶点,专案组的警官们哭笑不得,还有熟人竖起大拇指笑道:“金总!玩的越来越花了啊!”
“我又不是只会找女的,男的也带来了,替你们把活干了……”
赵官仁冲门外努了努嘴,几台越野车又接连停在门外,车上陆续下来十多个男人,他解释道:“女死者们的相好和家人,还有郑维龙他们的小弟,有时候小人物也知道不少事!”
“你们到会议室坐吧,我去拿当年的卷宗……”
张队长说着就走了出去,很快祝沁也从家里赶来了,赵官仁便把她和前妻一起带上楼,丁梅和蒋涵已经被严加保护,除了特警还有保镖守在走廊,专案组的正在给她们做笔录。
“挖到的骸骨是周兰芝,江芯认识吧……”
赵官仁走进小会议室坐下,等两个老婆也坐下来之后,他将前因后果都给说了一遍,两女顿时吃惊的对视了一眼。
“怎么会挖到失踪的周兰芝,我跟她关系很一般啊……”
江前妻怪异的说道:“周兰芝不可能为了我去捉你的奸,她失踪我还是听同事说的,但她出现在永陵村附近,应该是去采访疯牛案了吧,之后又说去查人口贩子,失踪半个多月才有人发现不对!”
“这娘们几乎跟我初恋死在了一块,肯定大有蹊跷……”
赵官仁困惑的点上了一根烟,现在检测结果还没有出炉,下任何结论都太早了些,不过足足等了一个多小时,女人们的口供基本都录完了,张队长才抱着卷宗走了进来。
“死者说去查人贩子显然是幌子,没有人接到过她的电话,只有同事收到了一段文字寻呼,以她的口吻跟领导请假,而且有人伪造了她的行程……”
张队长放下卷宗说道:“疯牛案的第三天,有人用她的身份证在临南市入驻旅馆,跟着又购买了一张火车票,但当年没有那么多的摄像头,我们无法确认是不是她本人,视线就被误导去了外地!”
“第三天我在结婚,肯定不是我了……”
赵官仁扔给他一根香烟,不屑道:“不过这把刀既然捅到我身上来了,一定会跟我有关联吧?”
“没错!你当年也接受了问询,笔录几乎能要你的命……”
张队长目光炯炯的说道:“你撞牛之后接到了死者的电话,死者说要过来采访疯牛案,晚上七点十五分她打车与你汇合,可她并没有去采访,而是在车里跟你发生了关系,地点是永陵村水库!”
“噗~咳咳咳……”
赵官仁猛地趴在桌上一阵咳嗽,江芯也惊怒的拍桌骂道:“金永岩!你居然在结婚前夕出轨,搞的还是老娘的女同事,怪不得当初不跟我说实话,这日子你是不是不想过了?”
“江大姐!你还挺入戏啊……”
祝沁轻蔑的看了她一眼,江芯愣了一下才讪笑道:“呵呵~这不一下回到了当年嘛,不过老金……算了!你也不记得这些了,我真是一点都没察觉,老金怎么会跟那女的搞上!”
赵官仁抬头惊讶道:“老张!我好端端跟警方说这些干吗?”
“疯牛案当晚死者就没回宿舍,室友说她去找你采访了,你不得不说出了当时的情况……”
张队点上烟说道:“你说死者主动跟你交往,可你发现她不是处女就不乐意了,反而瞧上了她的同事江芯,那一晚她找你就是为了闹,你只好答应帮她找关系转正,并做了最后一次!”
“啊?我当年这么吃香吗,还有处女情结啊……”
赵官仁匪夷所思的转过头去,祝沁立刻点头道:“你特别在意这种事,我跟江芯婚前可都是第一次,而且你大姨夫去世前可是省台的领导,我的工作也是你给解决的!”
“当然了!97年你就有私家车了,我第一部手机就是你送的……”
江前妻说道:“当年多少小姑娘追你啊,郑萍萍也把第一次给了你,你谈恋爱只找黄花大闺女,结婚前还怕我骗你,还带着我去做婚检,哪像现在啊,什么死人车都敢开!”
“金总!要不是经历了这么多案件,我们又得把你给关起来了……”
张队长苦笑道:“你要是还能记得一些事就好了,那晚周兰芝并没跟你一起回市区,她说有同事来接她,可她的同事都说没有,你也说不知道是谁,将她放在附近的小店就走了!”
祝沁急忙说道:“你们去小店问过吗,店主应该能证明吧?”
“小店里都是打麻将的人,根本没注意她来没来过……”
张队长摇头道:“老金说周兰芝只是站在门口,他见店里那么多人就放心的走了,还说当时快到八点半了,他怕江芯起疑就赶紧走了,同时也提到去见初恋才撞牛的事!”
“我他妈知道了,一定孙玉麟,他当年也是电视台的……”
赵官仁猛地一拍桌子,大声说道:“孙玉麟跟江芯可都是省台职工,省台跟市台也算同事,而且他当时送郑萍萍回村,正好把周兰芝给捎上,关键那小子当年单身,他爹还是领导!”
江芯也点头道:“对对对!孙玉麟当年在广告部,他俩铁定认识!”
“你这么一说我也想起来了,老公!我说过我旺夫的……”
祝沁忽然拿出手机笑道:“几年前我做过一档寻亲栏目,周兰芝的弟弟来找过我,他有她姐当年的寻呼详单,我看一下邮箱就知道了,看看孙玉麟当天有没有联系过死者!”
“漂亮!孙玉麟当年有手机吧……”
赵官仁立即看向了江芯,江芯指着门外说道:“你得去问丁大骚啊,我认识他的时候都哪一年了,那时候的手机号都11位了,我就记得你尾号9176,人家说是就要吃奶!”
“谁是丁大骚?不会是丁梅吧……”
张队长错愕的看着她,赵官仁在江芯腰里拧了一下,起身说道:“你什么鬼听力啊,她说的是丁大嫂,你吃不到葡萄也不能说葡萄酸吧!”
“瞎说!我跟丁梅挺投缘的,这不听岔了嘛……”
张队长慌忙摆着手解释,赵官仁走到门口让人去叫丁梅,很快就看丁梅和蒋涵一块进来了,张队长笑的就跟地主家傻儿子一样。
“你傻笑什么呀,人家都渴死了……”
丁梅嗔怪的朝他撅了撅嘴,张队长火速倒了两杯水给她俩,而赵官仁又坐回去笑问道:“丁大妹!你们俩谁记得孙玉麟当年的手机号啊,就疯牛案那时候用的手机!”
“哎哟~那时候的号码还是10位数吧,这哪还记得呀……”
丁寡妇坐下来摇了摇头,可蒋涵却说道:“他们几个都是差不多的豹子号,当年为了那批号码还找了不少关系,全是170开头,我前夫尾号是1888,他们应该是1777、1666这样!”
“找到了!尾号1777,下午五点五十三分,晚上八点十六分……”
祝沁忽然兴奋的举起了手机,张队长立即凑到一块查看,十七年前的寻呼记录赫然在列,当天并没有出现金永岩的手机号,而1555这个号码,在当天连续出现过两次。
“没错!”
蒋涵非常笃定的说道:“这就是孙玉麟的号码,因为这个手机号码,孙玉麟才有了三七的外号!”
“有古怪!我撞牛是五点不到,处理完已经六点半多了……”
赵官仁皱眉说道:“死者近六点接到寻呼,七点一刻跟我汇合,而从电视台打车到永陵村,需要五十多分钟,这就说明……死者接到孙玉麟的寻呼之后,转手就给我打了电话!”
四个女人异口同声的喊道:“孙玉麟让她来的!”
“正确!这下子就对上了,周兰芝为什么会知道疯牛案,因为郑维龙给孙玉麟打了电话,说我撞了他家的牛,孙玉麟立即寻呼周兰芝……”
赵官仁振奋道:“周兰芝上车跟我聊一聊,一个小时就没了,孙玉麟八点多再打寻呼给她,她就开始勾引我,等孙玉麟带着郑萍萍过来的时候,正好可以撞破我俩的奸情!”
“懂了!我懂了……”
丁寡妇也激动的说道:“孙玉麟那时候对郑萍萍一头热,而你一个电话就让郑萍萍失控了,所以他就想利用这场奸情,绝了郑萍萍对你的念想,但最后却出了变故!”
“丁妹!你推断的合情又合理,如果两个男人当时碰面了,死的就不会是两个女人了……”
张队长赞同道:“一定是周兰芝临时反悔了,因为老金帮她解决了转正的问题,而扑了一场空的孙玉麟恼羞成怒,直接将她杀死或撞死,最后郑萍萍也被推进水库灭了口!”
“老张!”
赵官仁急忙问道:“王光辉交代了没有,他们当年是几点吃完饭的?”
“交代了!八点左右,孙玉麟带着郑萍萍离开,到永陵村需要半小时……”
张队长笑着说道:“孙玉麟在半路上就寻呼周兰芝了,周兰芝却说有同事来接她,让你先走一步,而且这至少说明一点,郑萍萍不是被牛撞死的,但孙玉麟却隐瞒不报,有重大嫌疑!”
“这就怪了,难道已经开始狗咬狗了不成……”
赵官仁疑惑道:“王光辉这么一交代的话,等于是把孙玉麟给卖了,让他成了第一嫌疑人,而且孙玉麟一直没有转移尸骨,说明他相信没人知道这事,他不可能为了害我,把自己也拉下水吧?”
“你想多了……”
张队长摆手说道:“如果没有祝沁这份详单,谁知道他去找过死者,你就是最大的嫌疑人!”
“你们太想当然了,事情远没有这么简单……”
许宁忽然从门外走了进来,凝重道:“岩哥!死者确认是周兰芝了,她的毛发上发现了你的DNA,而郑萍萍的皮包内有你的指纹,秋裤上的DNA也是你的,说明你们那天不仅见过面,还发生过关系!”
“什么?”
小閣老 三戒大師
赵官仁猛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震惊道:“难道我那晚还双飞不成,我根本没有杀她俩的动机啊!”
“这就得问你自己了,现在所有证据都对你不利,省厅专案组已经申请批捕你了……”